卷五NO.92终要恣意一回(结局)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火影之纵情任我 作者: 迷失之月 时间: 2020/5/9 
卷五NO.92终要恣意一回(结局)
  第五卷第九十二章终要恣意一回(结局)

  “行!给我一个漩涡鸣人为什么不能背叛木叶的理由!”

  木叶村的抚养之恩?-木叶支付了我这些年的所有生活花费和提供住所!

  木叶学校的培育之情?-指导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

  …和木叶其它人、下忍间的情谊!

  …漩涡鸣人的和家一直都是在木叶!

  “就只有这样吗?”金发少年微微垂下了头,只见他的右手摀住着嘴,从指间的隙依稀可见上扬的弧度。

  “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语,你们说出来的其实是想用来取悦我吗?”

  “你们能提出来说服我的理由,就只是这种程度吗?”

  传出的声音轻缓细柔却又带着意料中的失落,令人无法分辨那究竟是对其他人的疑问,或者仅仅是自我呢喃的低语。

  金发少年朝四人各自扫了一眼,然后指向三代火影。

  “当你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漩涡鸣人以前只能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看着空旷的天花板。”

  “…或许你们会想说,这是因为,漩涡鸣人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存在的缘故?所以,让一个三岁小孩一人独居至今也是不得已的,是吧?”

  指尖移转至五代火影。

  “当你在各处旅馆酒馆享受温泉和花大钱娱乐的时候,你知道漩涡鸣人以前可是连去餐馆的钱都没有,除了勉强三餐以泡面加牛而已,或者你们觉得一个会思考生活费用不足的小孩能够自行来到三代火影面前抱怨?”

  “…或许你们会想说,至少木叶已经仁至义尽地提供让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足够生存至今的所有开销,没有将其送去进行一些暗地的非人训练,是吧?”

  这次指尖的前方是旗木卡卡西。

  “当你在阅读喜爱读物的时候,漩涡鸣人以前曾经连接近书店的机会都不一定能有,不,甚至是走在路上就会被其它小孩丢石头。”

  “…或许你们会想说,木叶高层基于担心漩涡鸣人的身心发展,甚至提前三年让漩涡鸣人进入忍术学校就读?也对,不管怎么说,在教室之中,那些老师好歹不会让其它学生直接对着我丢石头,只要漩涡鸣人一放学就赶快跑到没人的地方,就不用担心受伤了,是吧?”

  紧接着是自来也。

  “当你在偷窥女浴池的时候,漩涡鸣人以前曾经因为偷看其它孩子玩耍而被追打。”

  “…或许你们会想说,这只是小孩间的嬉戏,其它大人不会出手,没错,只是游戏,但是,却是漩涡鸣人永远为猎物的狩猎游戏,大人不会出手,但是会出口,告诉他们的孩子从哪里下手更好,或是心肠好点的,会直接离去,更多的却是冷冷地堵在那里,堵在漩涡鸣人能逃开的出口上,直到他们的孩子尽兴了,漩涡鸣人才能离去,如果那时候漩涡鸣人还能马上走动的话?”

  最后,金发少年左手抚上自己心口,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动作有点慢的异常?或者是僵硬?

  “当你们在家中享用餐点或是特产美食的时候,你们可曾想过一个不到十二岁的小孩要如何烹煮食物?那些商店有多少家愿意卖食材给他?有多少商店愿意承受其它人的眼光给他送来外卖?”

  “当其它人生病被家人亲属送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漩涡鸣人以前除了依靠自己身体的恢复力,连能买药的地方都进不去,当然,我也不觉得就算进去了会有人卖药给漩涡鸣人就是了,毕竟,木叶村民的善心可以扩充到动物身上,却不会施舍给一个怪物,在滂沱的下雨天里,他们愿意让脏兮兮的狗进到屋内休息,但是,会因为漩涡鸣人站在遮雨棚下而将棚子收起来。”

  这样,你们凭什么要这样的漩涡鸣人喜笑颜开地回去木叶?

  尽管没有出口,但是,金发少年的目光透出这样的意涵。

  看着言又止的木叶众忍,若残将视线朝往三代火影身上。

  “作为这几年暗部直属的上司兼能够施展【望远镜之术】的三代火影大人您…我刚才所说的,可有任何虚妄或是夸大?或者,我说的应该是相当收敛?”

  随着若残吐出的一句句话语,猿飞斩的神情也益发地惨白。

  “当然,我并没有否认你所做的决定,虽然我不太明白当初…到底是让漩涡鸣人作为忍之一-没有意识的木叶工具会比较幸福,还是漩涡鸣人拥有了三代火影所坚持的-一个完整普通的童年会比较幸福。”

  “我也知道三代火影当初是基于善意,才会决定漩涡鸣人以做为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在木叶里生活下去。”

  “然后呢?”金发少年突然语气一转,他抬起头,直视起木叶众忍,他的语气里充了十足的困惑和不解。

  “因为三代火影大人当初是基于善意,所以现在木叶的人感到抱歉,漩涡鸣人就应该宽宏大量地原谅过往发生的种种,还要毫无芥蒂地认同木叶、回归木叶、听从木叶高层的吩咐、替木叶消灭木叶所有的敌人?你们都是这样认为?”

  “那如果我不愿意接受你们的道歉,你们是不是就要用自私来指责漩涡鸣人?说漩涡鸣人就是万恶不赦的之徒,心狭隘的卑鄙小人?”

  “这真的是道歉?还是威胁?”

  “漩涡鸣人,欠了木叶什么吗?”

  面对金发少年连环的质问,木叶众忍不发一言。

  “不回答是想不出来?还是说不出口?啊!难道其实是因为漩涡鸣人的父母欠了木叶大恩,现在才会需要漩涡鸣人来还?”

  “那…漩涡鸣人已经去世的父母应该欠了木叶很多很多很多吧?多到就算他们两个已经因为木叶而牺牲后,还没有还清,是吗?是这样吗?”

  若残一句一句地述说着,而对面的木叶四人,除了三代火影脸色发白之外,其它人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至少从外观上看起来,几人的神情依旧维持着相当的镇定。

  然而,真正令木叶所有人神情大变的,却是在听到金发少年接下来的这句话之后。

  “做为漩涡鸣人的父母,第四代火影的波风皆人和前任九尾人柱力的漩涡辛玖奈,真的欠了木叶如此之多吗?你们能告诉我吗?”

  “鸣人!你怎么知道你的身世?”惊讶之下的自来也口而出,然后马上受到五代火影的白眼。

  (笨蛋,从他的口气原本也应该只是在怀疑,你这样一声嚷,不就刚好证明了吗?)

  “自来也先生,当然是因为当年的尾兽之,有一位当事者告诉了我所有的经过,从漩涡辛玖奈怀孕而导致封印松通,只要是从那之后,漩涡辛玖奈经历过的人事物,他都知道,所以,我也知道,毕竟,整个木叶里,没有其它存在能比他跟漩涡鸣人更接近,不是吗?”

  “四代火影硕果仅存的弟子-旗木上忍!”

  “四代火影的老师-自来也先生!”

  “千手一族的公主,同时也是木叶初代人柱力的孙女-五代火影、纲手女士。”

  “我应该没有说错什么吧?”金发少年对着木叶众忍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你们几位应该是木叶里,和四代火影与其子关系最为密切的几人吧?”

  “毕竟,你们有选择了对自己来说更加重要的事情在做,例如,让自己沉浸在对宇智波带土的罪恶感中和对慰灵碑聊天、例如,努力追查曾经的同伴大蛇丸的下落和著作写书、例如,受情伤所困而徘徊于各地自我放逐和赌博泡温泉…既然你们都能毫不在意自己老师、徒弟、晚辈的后裔生活在木叶的处境和遭遇,那我又有什么立场去指责木叶和三代火影大人呢?你们说,是吗?”

  旗木卡卡西、千手纲手、自来也一时间完全无言以对。

  “所以,您不需要再用那种『我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我了,三代火影大人。”

  众人视线移向三代火影,猿飞脸悲痛,黯淡的深眼眸里充了怜悯和歉意。

  “鸣人…我…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猿飞斩依旧认为金发少年只是在倔强,他不觉得一个十二岁小孩在经历这些之后,还能够无动于衷。

  “不不,该说抱歉的是我,三代火影大人,如果您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作用,只是不断地对我说道歉,那我会很抱歉让重伤未愈的您千里迢迢地赶到此处的。”金发少年出了相当微妙的困扰神情。

  “要是您刚刚真的听清楚我所说的话,就应该明白我对木叶没有怨、也没有恨。”

  “再说,这三位漩涡鸣人父母的旧识都能如此心安理得…或是很自我足地自欺欺人,那我凭什么不高兴?他们所认识的人,跟他们有情的人,可都不是我,那又凭什么要他们对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孩-我付出注意?这是人之常情啊!”这一瞬间,不论是三代火影、旗木卡卡西、自来也还是纲手都明白到为什么金发少年对他们的称呼永远是那么地礼貌和挑不出毛病-三代火影大人、旗木上忍、自来也先生、纲手女士,而不是火影爷爷、老师、或是其它一些亲密的昵称。

  因为,金发少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改变过自己和木叶的人之间所设下的距离。

  “所以,我不需要道歉,这没有意义。”金发少年的神情相当的平静,甚至,令木叶众忍以为那种平静几乎可以说是死寂。

  在猿飞斩…在木叶众忍看来,金发少年的言行反而更像是让他们有种对方其实是故意用逆反的态度在表示自己的不

  而做为可以算是见证了漩涡鸣人这些年成长的三代火影,目光却是更加透着凄冷,他无法想象四代火影和漩涡辛玖奈的孩子会长成如斯地步。

  “鸣人…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样你才可以原谅木叶?”

  “呵呵,原谅?三代火影大人,您口口声声要漩涡鸣人原谅木叶?所以,以您的立场也觉得木叶对不起我?不然,您为什么会认为木叶需要漩涡鸣人的『原谅』?”

  “那这十一年间,您又为什么没有请求漩涡鸣人原谅木叶?而是在现在这种场合才提出来?是因为在这些木叶忍者面前?还是因为我现在的反应?”

  “不要让我重复那么多遍,我已经说过了,我对木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存在,我也不会试图对木叶做些什么,所以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于『漩涡鸣人的原谅』如此纠不清?还是我不说出『我原谅木叶』,您就不能心安?能够觉得自己过去没有做错?”

  “您所需要的『原谅』不应该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吧?您认为只要伟大的木叶一方愿意承认过错,那任何人都应该无条件认同木叶的敢作敢当,并且也要宽宏大量地原谅?还是说这就是木叶火之意志的高贵表现?”

  听闻金发少年越来越尖锐的言词,在场四人中,对于现任九尾人柱力了解最少的纲手率先出口喝阻。

  “漩涡鸣人!”

  金发少年慢慢地将头转向了怒气发的五代火影,透彻清亮的蓝色眼眸中却没有倒映着任何人的身影。

  这已经不是区区视若无睹的层次了!

  纲手有种如刺在喉的不舒服感浮现。

  但是面对金发少年的沉默,纲手有些不悦地回瞪,这才发现对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

  金发少年的视线正朝着某个方向的天际望了过去,原本淡然的表情突然参入了许些复杂的意味。

  纲手并不知道对方在看什么。

  是后来的某一天,纲手已经不在是现役火影的时候,她漫步地走在木叶大街上,才福如心至地猜测出答案-那是木叶村所在的方向。

  不是,那已经是非常久远之后的事情了,由于第一印象的恶劣影响,现在的纲手,只从金发少年的举止态度感到对方的无礼和冷漠。

  “你那是什么口气、什么态度!你怎么可以对三代火影这样说话?老师都已经这样哀求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他?要知道,如果不是老师的话,说不定你早就被团藏给带走了呢!你现在的行为,根本就和背叛木叶的行为没有两样!”

  (背叛?背叛这个词真的能成立和木叶和漩涡鸣人之间?)金发少年出一抹意味复杂的讽笑然后撇过头去,并没有在意纲手的责问。

  只不过,这太过明显的笑容,对于其它人来说,更容易将之解释为『轻蔑』,尤其是对于这类情绪格外感的纲手而言。

  “这样的你根本就不配做皆人和辛玖奈的儿子!”纲手忍不住口而出。

  事实上,纲手本来就是三忍之中,最情绪化的一位。

  瞬间,原本还存在微薄希望能和平收场的自来也和三代火影,看到似乎是受到纲手话语而落默垂首的金发少年,心中的不安溢于言表,原本就无甚血的脸顿时染成了不祥的青白。

  要知道,即使是像千手纲手这样资历深的忍者,面对若残的言语都没有足够的城府按捺住这股不悦,那躲藏在树林内部的那百来多木叶忍者,当然更不可能每一位都能忍受住一名意图背叛木叶者大言不惭地污蔑火影、污蔑木叶、污蔑火之意志!

  对于绝大多数的木叶忍者来说,影,就是他们的大家长,忍村就是他们的归宿,火之意志就是他们最虔诚的信仰。

  如此事物,怎可容人恣意污蔑?

  原本这一众木叶忍者的怒火就是在计划的指示下被迫强行自我压抑住,然而,五代火影的这一番话,却正好成为了引爆燃点的最佳催化剂。

  即使对于任务的素养,令那些情绪愤的木叶忍者没有现身出来,他们的音量也不算大,但是,对于空地上的五位来说,这毫无屏障的空地没有阻隔声音传递的作用…

  他们,都听的很清楚!

  “没错,你根本就不像是拥有火之意志的四代火影的孩子!”

  “就是啊!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四代火影之子!”

  “你根本不可能是四代火影的孩子!”

  “四代火影不可能有你这样污蔑木叶的孩子!”

  …

  至此为止,现场原本如同废井死水般毫无起伏的氛围,终究也还是沸腾了。

  藏于树林内部的木叶忍者还有些义愤填膺之际,一股强烈的迫感,伴随着诡异的死寂在众忍间弥散开来。

  彷佛身体周遭的空气都凝固了一样!

  若残非常缓慢地抬起头来,嘴角上的笑容犹未淡去,但是,出现在木叶众忍面前的样貌,却不是木叶的漩涡鸣人,而是欧塔哈商会的顾问-鸣门。

  金发少年缓缓地收敛起了嘴角的弧度,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带着压抑的笑声响起。

  “呵呵呵呵…然后呢?你们怎么不说了呢?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若残摸着鸣门这张与波风皆人更为神似的脸,脸上的神情带着说不出的玩味。

  “你们似乎搞错了什么,我,从来没有开口主动声明我是波风皆人的儿子。”

  木叶众忍突然发现目标的气质改变了!如果不是目标完全没有离开过他们视线,木叶众忍几乎要以为已经换了一个人!

  “是你们认为我是,是你们在认定我是!”“一开始,不就是因为鸣门跟四代火影相似的金发蓝眼、容貌还有情,不就是漩涡鸣人跟漩涡辛玖奈相同的擅长忍术-分身术和个性,才会认定“都”是四代的儿子,不是吗?”

  若残特意在“都”这个字上加注了重音,他轻巧地用左手起了垂在额前的发丝,还状似兴趣般地吹了吹,半扬起头望向木叶众人,脸上有着众人所不能理解的笑意。

  对身体有深入研究的纲手眼中,却莫名觉得对方那左手的动作似乎有种不协调的矛盾感,就好像,是被丝线操控着?但是,现在紧张的对峙下,让这点遐思很快就从纲手脑海中淡去。

  “对此,你们甚至有些人不是曾经怀疑漩涡鸣人不是波风皆人的儿子吗?那么,你们现在来指责我的立场在哪?”

  “说起来,其实,你们也不愿意我是漩涡鸣人,不希望我是漩涡鸣人,不对,应该说,你们不愿意漩涡鸣人是四代火影的孩子,也不希望漩涡鸣人是四代火影的孩子,不是吗?”

  “不只是因为我污蔑了你们木叶神圣的火影,而是由于我不像你们所期望的,是一个如同四代火影那样温柔、宽厚,坚定,不畏牺牲,也不像是漩涡辛玖奈那样乐观、开朗、和善、豪,只不过,现在在你们面前的这副金发蓝眼的容貌让你们无法抹灭这一点。”若残笑得越来越灿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木叶众忍面前当场变换容貌的缘故,以往作为漩涡鸣人时的谨慎低调,彷佛都完全从若残身上给剥离开来。

  “那么除了怪物之外,你们还想称呼我为什么?恶魔?罪人?还是你们心里有更能表达你们厌憎的词汇?”

  自来也和猿飞斩看着彷佛有些癫狂状的金发少年,有些担心地试图着接近,却在注意到对方敏锐地退后之后,停止自己的举动。

  “不要靠近,还有,收回你们脸上的那副蠢模样,你们两个有觉得自己比他们好很多吗?他们好歹把漩涡鸣人视为“唯一的怪物”可是,在你们这些识四代火影的人眼中所看到的难道就真的只是“漩涡鸣人”吗?还是,其实是一个“源自波风皆人的附属品”?”

  “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做为替代品,以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

  说到这里,若残豪不在意地用力扯着自己的脸皮…

  木叶众忍看着金发少年开始硬拉到滑稽的扭曲面容,却没有任何一人笑得出来,全是因为对方眼底那令人胆颤心惊的平静和死寂。

  “其实,如果我没有了那些外在条件,是不是就不会让你们产生错觉?也能让你们不用那么纠结了呢?木叶需要的…不就只是作为最终兵器的九尾人柱力而已吗?”

  木叶众忍目睹着金发少年在语毕之后,当面做出了解除变身术的标准结印过程。

  “砰!”一阵淡淡的烟雾散去,原本的金发蓝眼少年已经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站在原本金发少年原来位置的,是一名微微垂着头,身着相同装扮的少年。

  身高约比宇智波佐助还要再高一点,在同年龄层中,也不算是特别高,却也不再像是原本的漩涡鸣人那样处于同年龄少年末尾的身高。

  少年的长相依稀还留有漩涡鸣人的轮廓,脸型却是更加削瘦一些。

  没有漩涡鸣人那带有婴儿肥的圆脸,略为清秀的五官上还依稀可见其生母-漩涡辛玖奈的特征,气宇间,则是透着波风皆人的轮廓,却没有鸣门那样的明显。

  他的肤也比漩涡鸣人要浅,算不上是长年病患的那种苍白,反倒更像是鲜少接触阳光的那种白皙。

  除此之外,眼前的少年,撇除气质不谈,单单仅就脸上相貌而言,与四代火影的相像程度介于原本的漩涡鸣人和鸣门之间。

  他没有像是漩涡鸣人般,长得和漩涡辛玖奈宛若同一个模子出现。

  也没有像是鸣门那样,简直就跟少年时的四代没有差异。

  反而,更像是同时结合了波风皆人和漩涡辛玖奈特点的容貌。

  只是,不论是发,还是左眼,都看不出那两人的痕迹存在。

  如果那一头跟四代火影相仿的及肩短发,不是宛若月光结晶般的浅银色,以及那左眼所出现的,不论是波风皆人或漩涡辛玖奈都没有的血红

  眼前的少年,与四代火影最为相似之处,竟然就只剩下那一枚如同天空般湛蓝的右眼!

  而这也是,若残第一次将自己的相貌漏在木叶的众人面前。

  “你…你的头发…那不是四代夫拥有的发…”

  “你注意看那个红色眼睛!那个眼神!就跟那个当年的怪物一模一样!”

  “说不定连他现在这张脸都是假的!果然是个怪物!”

  树林深处传出了压抑音量过的轻声惊呼,但是,对于站在空地上的五人来说,这种程度的音量,和在他们耳边大喊完全无异。

  “呵呵,或许吧?如果你们真的这么认为的话。”

  若残缓缓地放下右手,两颊明白地出在木叶众忍面前。

  六道斜斜的印痕象征像是与生俱来的胎记一样,刻划在少年脸上。

  再加上,若残此时刻意出来的红色查克拉,不容木叶众忍否定他就是九尾人柱力的事实。

  “““!”””

  “…那个头发的泽…不是天生而成的吧?”终于,原本直沉默的纲手开口了。

  身为医疗忍者的权威代表,且有多年医疗经验,经手过上千名患者的纲手很清楚,银发,虽然不是很常见的发,却也绝对没有四代火影那样纯粹的金发那么稀罕,至少,木叶的旗木一族,就几乎都有着一头银发。

  而行走各地多年,纲手也不是没有看过,或接触过其它的银发人士,但是,纲手很肯定这种呈现半透明状,还有着接近无机质光泽,介于淡银和浅白之间的月,绝不可能是天生而成的,反倒像是原先缺乏生命力,却被强灌了过多的生命力之后,所造成的,一种矛盾的颜色。

  “呵呵,你说呢?五?代?火?影?大?人?是或不是又能代表什么?”若残看向纲手,笑着耸耸肩,但是,他的笑容太轻太淡又太浅了,在纲手察觉到的时候,自己已经下意识地退到了自来也身旁。

  “如果我没有四代火影的金发蓝眼,如果我没有继承波风皆人的风属查克拉,如果我不会波风皆人的自创忍术-螺旋丸,如果我不像漩涡辛玖奈的个性,如果我不像漩涡辛玖奈一样偏好使用影分身之术…那么的话,你们是否还会认为我就是漩涡鸣人吗?”若残顿了一顿“还是说,你们需要的,只是九尾人柱力?”

  “你们应该也觉得这样很复杂,也很麻烦吧?”

  “现在,我就来让你们不用再为此烦恼了,怎么样?”若残神出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出了一种恶作剧即将完成的淡淡欣喜之意。

  “这可是我给好好地养育了漩涡鸣人的木叶,准备的倒数第二份礼物呢!三代火影大人、旗木上忍、自来也先生、五代火影大人,你们可一定要好好收下呢!”

  有着淡银色,宛若月光结晶般及肩短发着晚霞,若残的整个人简直就像是要消散在斑驳的夕阳昏曛之中。

  若残朝着木叶众忍所在的方向,高高举起了右手不断挥舞,在确认了右手吸引到所有人的注视后,若残对着木叶众人将右掌做成爪状。

  看到浓厚到几近实质的查克拉聚集在月发少年手上,慢慢地凝炼成兽爪的型态,顿时,绝大多数的木叶众忍都做出了警戒的姿态。

  那一瞬间,木叶众忍还以为目标终于要进行攻击。

  到了这个时候,看着木叶众忍的小心翼翼,若残是很想抚额大笑的。

  这一切会演变到现在的情况,或许,不全是因为若残的缘故,但是,不可否认的,若残没有制止事态演变到现在的情况。

  他没有制止,也没有拒绝。

  就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戒备,木叶众忍看着与四代火影有着相似容貌的月发少年调转掌面朝向了自己,放在脸侧。

  彷佛在抚着这张脸的轮廓,慢慢地移动着。

  然后,最后停留在右脸上方。

  他慢慢地、慢慢地将拇指、食指、中指三指头,顺着他自己右眼球的轮廓,一点一点地伸了进去…

  “““吃!”””

  当场,好几个倒气的声音从木叶众忍中传出。

  整个过程中,木叶众忍看着月发少年就像是在用针补一件衣服般,他的动作是那么地轻柔,非常地慢调斯理,然后坚定、不容拒绝地将自己的五右指深深地没入右眼眼框之中。

  木叶众忍几乎是在同时再度倒了一口气。

  敢杀人,和敢残杀人,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分界!

  所有人的瞳孔都在瞬间缩小如针尖,以往久经锻炼的身体也无法抑止这发自内心的颤抖。

  也许是因为映入他们眼底的景象实在太过超乎预计了。

  也许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从若残眼框里溅出的血雾,飞扬的,腥甜的。

  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预见那染红的指尖。

  (…为什么这么慢…请快一点!)这个想法,不约而同地同时在众人心底浮现。

  在这时候,若残深入半截指头的右手已经缓缓地拽了出来。

  他的每一步骤,依然是那么缓慢、鲜明,彷佛就是担心会有人没看到清楚过程一样。

  木叶众忍眉梢不停地跳动着,好几名忍者,甚至因为难以忍受住的干呕感而无法继续隐藏。

  他们双手用力摀住嘴巴,胃部不住地翻腾着。

  多少忍者正庆幸基于这个任务而没有进食正常的餐点。

  某这一瞬间内,在场任何人的呼吸声都是如此地鲜明。

  忍耐痛苦,木叶的众忍大多也能做到。

  多年的任务及战斗,身体受伤和忍耐疼痛身为忍者的木叶众忍早已习以为常。

  可是,这跟眼前这个九尾人柱力所做的却绝不相同!

  他的动作又慢又细,无论是被活生生挖出右眼的脸上神情,还是他拽出右眼珠的右手,都稳定得无懈可击。

  是的,完全地无懈可击。

  仿佛刚才发生的,都不过是一场掩人耳目的完美幻术。

  可是,木叶众忍心底都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们,这一切,都不是假的!

  那些像是用钝器搅拌碎的声音,在传入在场众人耳中,所给予的感觉,是远非骨悚然四个字可以形容的彻骨颤栗。

  尽管,若残的动作,其实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

  但是,当前的这一幕完整地落入木叶众人的眼中时,他们却像是听到了这一生最令人心颤的声响。

  若残的最后一下用力拉扯,猛然扩大了伤口,硬扯出几条红白相间地丝,看到这一幕,就算是身经百战,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木叶众上忍们,又有谁的胃里不是轻轻翻腾了一下?

  脸上的刺痛,绝对不可能真的被完全忽略,可是在若残的脸上,却扬起一丝轻松到极点,更怪异到极点地微笑,仿佛他刚刚亲手挖出的并不是自己的眼珠。

  也许就是因为这抹微笑太温柔,太甜蜜,甜蜜得甚至多了几分梦幻的色彩,才格外让周围的人感到触目惊心。

  原本有着右眼位置的地方,却只剩下红白织的空,夹带着细碎丝的红色黏稠体,不断地溢出,染花了月发少年的大半张脸,看上去有些滑稽,在场却没有人笑出来,除了一个人…

  即使有半张脸被鲜血给覆盖,却依然遮掩不住若残的上的笑容,就连同样躲在树林之中的白和君麻吕都从未在若残脸上看到他笑得如此快过。

  月发少年阖上了不住渗出鲜血的右眼睑,却抑止不了如同泉涌般、宛若血泪般的红色体沾染上他大半边的脸庞。

  在场没有人看不出月发少年的喜悦。

  他在高兴!

  若残尝试举起袖子擦了擦脸颊,发现徒劳无功后,便随手将有些碍手的天蓝色眼珠扔向一旁,转而空出手来用力按着肚子,似乎是在强忍着笑意。

  “呵呵呵呵,吶,吶,三代火影大人、五代火影大人、木叶长老团的大人、暗部、部、旗木上忍、还有其它的各位,你们知道吗?从我作为漩涡鸣人以来,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若残笑得非常快,甚至忍不住用右手抚住肚子弯下来。

  若残一个一个点名到的木叶众忍却是个个宛若雕像一样矗立着。

  很快地,月发少年才再次站立起身,面向了木叶的众忍。

  在这个时候,若残脸上的神情与其说是挑衅,更不如说是用一种平静的俯视,要向木叶众人昭示着一项无法抹灭的事实。

  “这样的我,现在的我,还像是四代火影的后裔吗?是不是已经…不像了呢?”一股说不出感觉的恣意张扬,洋溢在月发少年身上。

  像是在宣告着-他就一个人站在那里,不论其它人对他的称呼是什么,他都只有一个相同的灵魂。

  这也是从开始到现在,木叶众忍第一次感受到这名少年环绕着了旺盛且强烈的生命气息。

  如此旺盛到溢的生命气息,已经不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层次,简直就跟活生生的尾兽无异。

  他们以为架好了开幕,但是,却没有想到结局会是如此失去掌控。

  他们终于体认到,这名少年真的不是漩涡鸣人,真的不能是漩涡鸣人。

  不然,这是要让木叶众忍情何以堪?

  若残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笑着,那的情绪全都化作的笑容,他的声音却依旧轻柔地好似三月的春风。

  怀着各自复杂心思的木叶众忍,竟是无一人察觉月发少年不知何时站到了悬崖边上,双脚早已踏空。

  若残就这样面对着木叶众忍笑了笑,立刻以着仰面背倾的姿态倒向峡谷深处,那据传无人生还过的毒气深渊。

  在众人错愕间,依稀只见他的左手犹在半空中虚晃,连最为接近若残的三代火影等四人都未反应过来之前,已有两个人影冲了过去。

  白,还有君麻吕!

  仗着身体素质更好一些,君麻吕领先白先一步地抓住了若残的黑底银纹绷带的左手,可惜身体却依旧受到奔跑的惯性给拉空在悬崖上方,此时,一道巨大的冰触手猝地窜出,抓住了差点也将一同跌落悬崖的君麻吕。

  木叶众忍看到白伸出双掌按在一片结冰的地面上,冰层朝着悬崖方向渐渐隆起,最后是固定住君麻吕的半截身躯。

  (没有结印、也没有咏、无声无息的冰遁忍术!)木叶众忍震惊地看向在危急之下,迫不得已使出最熟练、也是最得心应手的血继限界的白。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发现白竟然会使用冰遁?他隐藏的这么深吗?那种如臂使指般的畅,难道是血继?水之国的水无月一族?)自认是木叶之中了解白最为透彻的纲手,一时间,竟然有种看不清自己徒弟的感觉。

  (白和君麻吕是和其它木叶忍者一起躲藏在树林深处,但是,在那么长的距离限制下,竟然还比最接近漩涡鸣人的我们更先救住目标?那是不是表示,他们两个早已做好随时冲出来准备?…他们两个是这么紧张漩涡鸣人吗?)

  似乎是想到什么不好的猜测,站在原地的纲手脸色不停地变幻。

  而在此时冲到了崖边的旗木卡卡西等人,也没有多余心思去注意纲手的变化了。

  他们看到被君麻吕抓住的月发少年,对方一直以来平静的目光被染上了杂质。

  惊讶、错愕、以及…懊恼?

  木叶众忍很怀疑自己从若残眼中看出的情绪,这不是一个不小心失足的人被救助时会出现的情绪。

  但是,跟意图跳崖而被救起的人相比,似乎也不太符合。

  “拜托你,若残,不要松手,我和白会拉你上来的,我们会阻止木叶带走你的,求你,不要松手。”

  这是若残第一次听到君麻吕发出这种像是恳求般,带着哭腔的声音,如果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的话,说不定若残真要大笑了。

  不过,即使是现在,若残脸上的笑容依然尚未褪去。

  即使,在失去蓝色的右眼后,被血污所染的清秀脸庞,在他人眼中也只剩下狰狞的评价。

  倒是在听到君麻吕对漩涡鸣人的称呼,木叶众忍的疑心一闪即逝,却在心底留下了一个印记。

  “若残?那是你为自己所取的名字吗?你早已打算舍弃辛玖奈留给你的姓氏吗?”那是自来也的声音。

  “不,若残,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就跟木叶的人以前对着我喊着怪物,是一样的意思,至于漩涡鸣人?你们刚才不是说的很对吗?我根本就没有成为漩涡鸣人的资格。”若残的语气相当的平静。

  “鸣…若残,你和木叶,我们是可以好好谈的,不要做出冲动的行为,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孩子,就算不是为了木叶,也想想你的朋友啊!你们之间不是相处得很好吗?应该还有很多可以留恋的东西吧?”自来也认为自己还是无法亲眼目睹皆人的儿子在自己面前消逝,这跟大蛇丸那时的情况不一样,自来也已经做好了召唤出蛤蟆老大出来,强行带走若残的心理准备。

  (朋友?不,我已经没有朋友了,因为我做了一件作为朋友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我抛弃了作为他们朋友的资格。)自来也确实说中了若残最后的一点依恋,只是,已经太迟了。

  如果是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初时,或许还有改变的机会。

  但是,现在,晚了。

  因为,他只知道,即使他所选择的道路是错误,他也只会往这条路走下去。

  因为,这是他所知道的,唯一能达到他目的的路。

  若残的犹豫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原本的平静,只是搭着那染血的空眼框,却是格外地令人心惊。

  “君麻吕,你可破坏了我给木叶的人准备的最后一份大礼呢!”若残相当地遗憾。

  若残注意到除了那四人之外,已经有更多的木叶忍者开始靠近,甚至,自来也和纲手身上都开始传出召唤类型忍术的查克拉波动。

  (再迟的话,真的就来不及了呢!)

  “真的是很可惜,我本来是预计应该要由自来也先生或是旗木上忍抓住我的。”

  “我可没有重来的机会,只能说是你倒霉遇上了我,君麻吕。”若残对着君麻吕笑了笑,就像是当年若残将君麻吕从地牢中带出来时的笑容一样。

  “君麻吕,你不会放开我的手,对吧?”

  “当然不会,我…!”

  月发少年举起右手为掌刀,毫不犹豫地对准左臂齐肘挥了下去。

  “不!”

  若残看着那截断臂在离自己之后,外围的绷带间隙立刻出来一丝丝的黑红炎状查克拉,正是他所知的纯正九尾气息!

  目光中出大功告成的喜悦。

  在这一完成心愿的霎那,若残彷佛感觉到时间在他的身上停滞了下来,思绪往快扩散,就好像…跟以前一样。

  (…当初发现的理论果然没有错,原本的封印主体是在腹部,所以才会受到腹内**受胎生产的影响,既然尾兽会因为宿主分娩而易于困,那我只要制造出相似的前提就行了!)

  (将封印转移到左臂,使用咒纹带复制相同的环境因素,最关键的,就是让三代火影召唤出的死神成功剥离掉左臂的灵魂,以让封印主体有足够的空间能够完美入驻进去,最后,就是和分娩一样,找出合适的地点,让左臂离主体!)

  (对于人类来说的剧毒,对于尾兽确实没有作用的,也只有在这里,就算木叶的人再如何地想要追捕回玖玥,也是无可奈何!)

  (这么说来,还是有很多人需要感谢的…没有长门告诉我的幻龙九封尽的原理,转移的过程也不会这么顺利…没有蝎教我的傀儡操控,木叶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会发现我左手的异状?)

  (…转印之术,在感受到受印者的生命消逝之后,笼中鸟就没有作用了…差,我可还了你那个蛋糕的情了呢!如果等下能看到你,一定要跟你说,那个蛋糕其实好难吃,太甜了,绝对不是向宁次会喜欢的口味,呵呵!)

  (还有…不…已经没有了…)

  最后的一点余力,若残望着君麻吕…手上的断臂。

  “恭喜自由!”若残不知道现在的玖玥能不能听到他的这声恭喜,却也没有机会,也没有打算要确认了。

  “哈哈哈哈哈,再见了!”短时间内受到两次重创的若残在大量失血后,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

  (然后,再也不见!)

  (认识你们之后,我变得好无趣了呢!)

  (…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于是,已然失去右眼左臂的若残就这样带着安详的笑意,就这么在众人面前坠落崖谷。

  木叶众忍,看着原本被冰柱包覆着的君麻吕随手地将手上的半截手臂甩回崖上后,他的全身突然冒出无数的白色骨刺将冰柱给破坏掉,人也随之坠落下去。

  “老师,对不起。”

  这是纲手听到自己徒弟对自己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即,就眼睁睁地看着白跳下了悬崖,就像是在追随某人的行迹一样。

  空地上的四位,看着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被冻住的双脚,纵然心中有万分思绪,却是一句也再难说出口了。

  错,或没错,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这不是他们所预料到的最糟结果,但是,却比他们原本预料的还要更糟。

  那浓稠的黄绿色毒雾,令木叶众忍再难看清那与四代火影异常相仿的灿烂笑容。

  但是,那彷佛未止的清朗笑声却仍在崖谷间不断回着,犹如附骨之蛆般,一生都将紧紧在木叶众忍的脑海深处之中恣意地回响着。

  正文结局~YA

  别说我太黑==这个结局,其实在当初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可能很多人不会满意,但是,却是很适合若残的收场。

  有些伏笔在这92章解了开来,也有些大概以后有机会,也可能没机会。

  至于后面还有没有,老实说,有,会不会写,就不太可能,那只些设定了。

  另外,如果确认看的人够多,我也可以看看要不要写点后记出来(就是若残等人跌落峡谷之后的其它人的种种。)

  但是,既然已结局,其它就都说不定了!沒反應我就確定不寫,有反應我在考慮要不要寫~!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火影之纵情任我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卷五NO.92终要恣意一回(结局) 火影之纵情任我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