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书包网19楼(19lou。tw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难言之隐 作者: 李暮夕 时间: 2017-9-15 
第35章书包网19楼(19lou。tw
5年时间匆匆而过。

  这是西南部与清莱界的一个边陲小镇,四周环绕着郁郁青山,重峦叠嶂,交通非常闭,几乎与外界隔绝。

  每天清晨,阳光没穿透晨雾时,小镇上方弥漫着一层氤氲的雾霭,这样的夏季,山谷里大多是热的雨季,泥泞滑,穿越十分麻烦。再加上交通不便,挎着篮子去几里外的地方购物是一件非常为难的事情。

  所以,除了小镇上的摊头买不到的东西,这里人大多不愿意出行,禾蓝也一样。家里还有些菜,她就只买了些葱和蒜末。昨晚的时候,隔壁照例传来打杂的声音。闹了一阵,有人在门外“砰砰砰砰”使劲拍着她家的门。

  禾蓝只当做没有听过。过了好一会儿,拍门声还在继续,禾蓝才转身去开了门。

  看到她开门,门口的女人一脸希冀地望着她,死死扒着门,生怕她关上“大妹子,你得救救我啊,你要是不救我,他们就要杀我了!你救救我,救救我!”说到最后,她已经涕泪纵,抱着禾蓝的大腿滑到地上,身上蓝紫的丝绵筒裙沾了黑泥和鼻涕。

  禾蓝鲜少这么厌恶一个人,这个叫周静的女人算一个。

  “我已经给过你了,事实证明,一个赌徒的话是不可信的。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就算那些人要宰了你,也是你自作自受。”

  “不!不要啊!你忘了吗?我老公以前帮过你的,他现在死了,你不能放任他的儿不管啊!”周静吓得瘫软在地,死死拖着她的脚。

  禾蓝看着她,说不出的失望“你还有脸提谢叔叔?他一世英雄,却娶了你这样一个子,背离他、欺骗他,带走他的孩子却不好好照顾,还把自己得人不人鬼不鬼。我要不是看在他和他孩子的面子上,你觉得我会管你吗?我可以给你钱,最后一次。”

  “真的吗?”周静像打了血一样,抱着她的腿撑起来,急急地伸出手“我要…”她说了一个数字。

  “我没有那么多钱,只给你这个数。”禾蓝伸出两手指。

  周静大叫“这也太少了吧!他们会宰了我的!”

  “别把我当傻子。”禾蓝道“我给你这笔钱,你要把小谢交给我,从此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们。”

  “不行不行啊,真的不行。这个数怎么够啊…”周静还在不停地和她说自己的难处,禾蓝却更加厌恶,一口咬定“爱要不要。”

  “要要要。”周静看她脸色实在不对,只好松口,顺手牵了她窗台上晒干的一些南瓜子,攒在手里嬉笑着“这个也给我吧。”

  禾蓝无奈地摇着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谢岭是她父母在世时的同事,因为一些事情退出了情报局,后来做了雇佣兵,遇到周静以后,他就做了一个普通人。他是个性子很好的男人,想不到遇到那么一个女人,不但骗光他的钱,给他留了大把的赌债,还带走了他们的儿子。谢岭死前,应该也是后悔的吧?

  禾蓝一边换衣服,一边想着。

  这么多年过去,根据白东楼给的线索和她的调查,那些事情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只是,她现在还没有能力报仇,只能隐忍。蛰居在这个小镇已经有半年了,恍惚间,她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仿佛白潜还在她身边。

  想起白潜,她的眼眶不由自主地了,忙抬手抹去。

  换了条青绿色的纱笼后,她给自己出的肌肤上抹上了青草膏以防蚊虫叮咬,才敢出门。

  沿着小路向小镇东南部走去,禾蓝到了一处山谷,这里的种植地是各族各家私属的,也有一些雇佣的土地。

  自从上个世纪中叶开始,中、缅、泰政府联合缉毒,罂粟种植地就渐渐萎缩,到了小镇,这一带地区已经很难看见罂粟花了,而是被各种谷物和咖啡等植物替代。

  不过,禾蓝很清楚,这地方地形复杂、民族纷,在暗处还有不少毒源,被一些军阀和特区首脑所掌控。

  山谷里的气候更加热,阳光毒辣,穿着纱笼可以更好地透风,身上擦一些防晒的药膏就可以了。

  禾蓝负责的是谷中东南部的一块小麦种植地。从山谷入口的狭隘小道慢慢走进去,两旁是茂密的草木,静谧中传来潺潺的水声,像风铃在谷中空旷的回鸣。

  更远处视野可及的地方,飘来奇怪的香味,带着一种特殊的甜腻。禾蓝知道,那是更深处的罂粟田,名义上是小镇东区的黑帮掌控,实际上就是特来区的首脑军阀杜洋暗中操纵。他们虽然臣服于中央政府,在毒品贩卖方面,却一点也不含糊,甚至还因此得到了很多便利。

  走了会儿,绕过一条清澈的小溪,禾蓝到了山谷东南的边缘,脚边慢慢出现色彩纷的罂粟花,随风而摆,风里甜腻的味道加深了些。更远的地方是另一片种植地,漫山遍野都遍布着罂粟田。

  “来了。”面前的灰绿色藤屋高楼里走出个围着红色纱笼的老妇人,沿着竹制的木梯缓缓走下,递给她一杯大麦茶“渴了吧?”

  老妇人笑着,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勾出了丘壑。

  禾蓝对她行了个合十字礼,双手捧过杯子,喝了几口,干燥的舌头才缓解一些。

  老妇人领着她上了高楼,一边的窗子开着,有微风徐徐吹进,卷进罂粟的香气。另一边的窗子也被老妇人支开,给了她一个藤条编制的垫子。她们面对面跪下来,喝着杯茶。最佳种植的时候还没到,禾蓝也乐得休息一下。

  “最近气候不是很好。”老妇人重重叹了口气。

  禾蓝道“这是为何?”

  “降水过多,太过热,茎会坏死,这一次的收成,恐怕不能向上面代了。”老妇人说道。

  这块小麦地也是特来区政府下辖,他们既做正当的种植作掩护,也种植罂粟贩卖毒品。不过,这样的谷物地盈利自然比不上罂粟地,想必过不了多久,这片土地就会被重新征用,用作罂粟的种植。到时候,就会像和这里接壤的其他种植地一样,弥漫着那种罂粟花的气息,甜腻地让人作呕。

  两人聊了会儿,话题有些沉重,渐渐冷了场。

  禾蓝叹着气,等茶杯的温度在手里慢慢冷却,楼下传来了车子行驶的声音。到窗口一看,几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从远处茂密的热带森林中穿出,在泥地里驰了会儿,纷纷停在楼下。

  车门打开,几个穿着彩服的士兵训练有素地跳下来,持把住了这里。

  禾蓝还没有从这种变故中反应过来“咚咚咚咚”的脚步声就上了楼,为首的是个俊朗的男人,高大拔,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脸上带着恰当的笑容。

  他用泰语说了句什么,对老妇人行了个合十字礼。

  老妇人的脸色很冷,根本就不想理他。

  杜枫也不在意,继续用泰语和她说着,态度和善,似乎是在劝什么,周围的士兵却全副武装地提着,表情威严。

  禾蓝能听懂一些,却不能全部听懂。

  大抵是谈得不太愉快,杜枫对她告了别,说了句什么,转身就要离开。禾蓝安抚了老妇人几句,提着纱笼的裙摆走下楼梯,用泰语远远唤了句。

  杜枫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略微有些诧异。刚才和老妇人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禾蓝,现在近距离一看,才发现她是一副好模样,这样白皙的肌肤,至少本地女人是没有的。

  “你好。”他说了句中文,声调怪怪的,禾蓝在心里嗤笑,正了神色,佯装问起了他的来意。

  杜枫没有遮掩,把他们想回收小麦田的事情告诉了禾蓝。

  禾蓝道“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杜枫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异,欣然答应下来。

  山谷里像这样竹制的高楼很多,有一些是宴客用的,禾蓝和他一同上了其中一座闲置的竹楼,在里面翻找了几下,也没有找到茶杯。

  杜枫跪坐在垫子上,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纱笼在她间扣着,直直垂下来,正好勾出曼妙的身段。等她回过身来,他对她友好地笑了笑。

  禾蓝在他对面跪下来。

  杜枫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也问了她的名字,状似不经意地问起“禾蓝小姐是中国人?”

  禾蓝点点头“我来自南江。”

  “那是个好地方。”他的声音很低沉,在静寂的山谷里和水声混在一起,还是很动听的。如果忽略掉他肆无忌惮的目光,禾蓝会更舒服一点。

  她尽量无视他侵略的目光,缓缓说道“从上个世纪中叶开始,中央政府就颁布了各种法律,目的就是为了杜绝毒品。罂粟是江河下的产业,也许能获得一时的利润,却不利于长远发展,人们想要的还是粮食。”

  禾蓝还有一点没说,毒品赚取的钱财大多入在高层首脑手中,生活在这地方的人却会越来越贫困,社会矛盾只会越来越尖锐。

  “禾蓝小姐是为了劝我放弃这片天地?”杜枫低头摩挲着竹制的藤桌,让人看不出情绪。

  禾蓝平静地说“我是为了大家好。”

  杜枫沉默了会儿,忽然仰头大笑起来,大力拍着自己的膝盖。他“腾”地一声从座椅中起来,几步踱到了她面前,伸手就扣住了她的脖子“你我第一次见面,禾蓝小姐凭什么以为能说动我?三言两语我就会信你,难道我看起来那么好说服吗?”

  他的微笑也带上了几分不屑,禾蓝平静地看着她,感到扣住自己脖子的手越收越紧,静寂中,她的脸慢慢涨红,神色越来越无力,忽然,对着他阴冷的面颊拼命挤出一丝微笑。

  杜枫怔了一下,手不自觉地松了一松。

  忽然,耳边擦过一道劲风,杜枫连忙避开,还是被伤到了。一柄三棱军刀堪堪贴着他的面颊擦过“夺”的一声入地面,劲力之大,刀身不动时,刀鞘还在狠狠颤动。

  杜枫抬手一摸,指尖沾了血迹,眼神一下子变得狠起来,死死盯住门口。

  有个身形高挑的年轻人懒洋洋地靠在门口,伸手打了个哈欠“小蓝,这人是谁啊?”

  这一次,禾蓝是真的笑出来了。这家伙说话,一直这么不客气。她忍着笑,介绍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是特来区司令的大公子,杜枫先生。”

  “来头还不小。”宋善宁笑了两声,信步走到房间中央,俯身一拔,那刀又入了鞘。

  到了室内,逆光消去了些,杜枫才看清眼前人。很少能见到的好模样,眉清目秀,皮肤白地没有一丝杂,嘴却是很自然的嫣红。她剪了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中分头,发梢向里,蜷曲着贴着面颊,眼睛微微眯着的时候,就像猫一样随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他几乎要以为这个穿着白衬衫、和军靴的年轻人是男人,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没有喉结,耳朵上还穿了三个银环和一片孔雀翎图案的耳坠饰物。

  被一个女人给吓住了,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当下冷了脸。

  宋善宁在他身边踱了几步,清咳了两声“杜先生,好久不见啊。”

  杜枫怔住,怒气反而退了些“我们见过?”

  宋善宁笑道,刀子慢慢拍在掌心“杜先生真是健忘,你忘了去年在腾邦运的那批货吗?如果没有你弟弟拦截下来,恐怕早被缅甸当局给抓进牢房了。你不谢谢我吗?”

  “你是杜别的人?”杜枫回忆起来,恨得咬牙切齿。

  宋善宁的笑容还是很放松“你不感激我,反而这样看着我?”

  杜枫被她气走了,她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回头揽了禾蓝的肩膀“太脆弱了,这样就受不了了。我是洪水猛兽吗?”

  禾蓝白她一眼“你是女孩子,怎么这样和一个男人抬杠?”

  “他想扼死你!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这样说我?”宋善宁撇撇嘴,把头别一边,轻轻哼了声。

  “好了好了,我没有怪你。他这态度,想必也不会接受我的建议,你顶不顶撞他,都无所谓了。”

  “你要和他谈什么?”

  禾蓝把杜枫要收回小麦田该种罂粟的事情告诉了她,宋善宁支着下巴沉思了会儿,忽然失笑。

  “你笑什么?”

  “我笑你把我当傻瓜。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一早就知道了吧?还和他谈这件事,可见煽风点火,心里打着歪主意。”

  “我很冤。”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杜别?他应该很乐意帮你的。”宋善宁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奇妙的暧昧,禾蓝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我和他不。”

  “这话听着就假。”

  “你怎么那么喜欢没事找事?”

  “瞧你说的,我是为了你好。杜洋是是杜洋,杜别是杜别,你何必迁怒于他?”

  禾蓝看了她一眼“我从来没有迁怒他,不过,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办法装作没发生过。善宁,你懂我我吗?”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难言之隐   下一章 ( → )
诱欢,总裁情迷糊老婆乖乖总裁,这不正索欢无度,老厄运之神的舂天价缠绵,绑身爱,深爱豪门危情,霸神医老婆无爱不做,腹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35章书包网19楼(19lou。tw 难言之隐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