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生病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难言之隐 作者: 李暮夕 时间: 2017-9-15 
十九.生病
  十九生病

  窗外黑色晕染地深沉,浓雾般笼罩着这个城市。

  夜晚总是容易引起人遐思。

  白潜电脑亮着,里面播放着限制级镜头,是那天仓库里录下片子,他总是百看不厌。禾蓝酮体,雪白无暇,修长笔直大腿夹着他时候,真让人很难不血脉贲张。

  白潜嘴角噙着丝笑意,炭笔指尖转了几个圈,终于画纸上落下来。一笔一划,一勾一勒,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精细。

  这个夜晚,他画女神是白天正面。

  完成后,轻纱半遮女体曼妙无边,女人嘴角带着自然得体微笑,一只手中托着一个白色玻璃瓶,另一只手很巧妙地遮住了自己赤lfang,下半身都被一层一层重叠轻纱遮住了,只是纱布有长有短,重点部位若隐若现,比全l加人。

  少年牛仔已经开了,就对着画上微笑着女神开始手yin。

  白潜仰面倒上,踢掉了子,一手着自己不断大*,一手提着画,抚着女神眉眼。她对他微笑,笑得那么慈祥、端庄,他对着她神圣身体极亵渎,心里变态y似乎就能得到足。

  想侵犯念头越来越甚,他额头沁出汗渍,悠悠地微笑着,又有些痛苦地咬住了被单。*不断出,了他手。

  他呆愣了一下,一个翻身把画下面,提着重qibang,t她身体上不断移动,涨得发慌,白潜仰头发出几声低哑叫声,对准她嘴开始手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浊了她脸。他畅地舒出一口气,拿着画下面,修长手指沾着ye,慢慢地涂遍她嘴“你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吗?说话呀,不说我继续ni…”

  路过客厅时候,浴室门紧闭着,里面传来“哗哗”水声。地上散了一地衣物,都是她换下来准备洗。

  白潜低头地上翻找了几下,指尖勾起一条纯棉内。白色布料,贴身位置上残留着一点黄白错污迹,放到舌尖上,很就润了。

  咸,还有一点腥。

  他“呵”地笑了声,斜着睨视门里透出一点光亮,用她内润地方包裹住自己又qi硬物,摩擦、套nng,榨出自己华。顶端激动地渗出透明体,把她内浸地

  身体靠着门板慢慢滑落,重重撞门上。

  浴室里水声停了,禾蓝不确定地开口“谁外面?”

  “是我。”白潜抓起她文,盖到自己脸上,声音平静地近乎温柔,只是略带了几分沙哑“姐,我有点不舒服。”

  “你不舒服,哪里不舒服?”禾蓝紧张地问。

  白潜叹了口气“不知道,浑身都有点不舒服,疼——还涨涨,又酸酸。啊——”他加了套nng速度,手里gn越来越大,到顶端了,忍不住发出低哑呻yin。

  “阿潜,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你呆外面不要动,我马上出来…”

  她声音里,他达到了极致,抖出一股一股白色浆水,数她内上。他把沾自己体ye内盖到脸上,着、着…

  不一会儿,浴室门就开了。禾蓝担心他,套了条棉睡衣就出来了,里面都没来得及穿上别。白潜赤着上半身靠墙角,下半身只套了条黑色热,脸色涨红,沾了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禾蓝吓了一跳,低头去探他额头“这是怎么了?”

  “姐,我难受。”他抓了她手,小孩子气地贴脸颊上,蹭了蹭又

  禾蓝哭笑不得“好了,不要闹了,我扶你去房间。不舒服就不要跑,出来瞎逛什么。”

  白潜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男孩了,身子略沉。她费了好大一股劲儿,才把他拉起来。他脚步有些不稳,挂她身上,不慎把她撞到墙里。禾蓝头撞他口,肌结实,富有弹,她呼吸了一瞬,脸色有些红了。

  “你起来!”

  白潜两手捏住她肩膀,慢慢撑起身子“…对不起。”

  禾蓝马上搀了他回房,给他盖上一层薄毯。她用手背探了探他额头,余热犹“是不是发烧了?”秋冬季节,很容易着凉。

  白潜皱着眉,摇摇头,声音有些虚弱“我不知道,近都不怎么舒服。”

  “不舒服为什么不说?”

  白潜扁扁嘴,对她笑一笑“我不想让姐担心嘛。”

  “你现这样,我担心。不要动,我去去就回来。”白潜不喜欢吃药,趁着天色尚早,禾蓝去楼下小卖部买了梨子和冰糖。梨子炖冰糖要煮好一会儿,禾蓝站厨房等着,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看,是厉言电话,想了想,正准备接通,砂锅里水滚了。她马上放下电话,排了点水,把梨子和冰糖水舀出一点。等回过劲儿,电话已经挂断了。

  端着碗到房里时候,白潜很安静地靠头,看着一本杂志。

  禾蓝坐到头,一勺一勺喂着他。喝完半碗,她手机又响了。禾蓝掏出来一看,又是厉言电话。

  抬起头,白潜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禾蓝反地掐了电话,扔到一旁,重端起碗“来,再喝一点。”

  白潜就着她送到嘴边勺子,把汤喝进去,笑意斐然。

  过了会儿,铃声又响了。

  禾蓝掏出手机,脸色有些尴尬。

  “还是接吧,我没关系,自己喝也行。”白潜好心地告诉她。

  禾蓝接通了手机,厉言声音就传过来,安静房间里分外清晰“禾蓝,怎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有点事情。”

  白潜咳了一声,脸色有些泛红。禾蓝忙放下手机,拿了巾帮他擦拭“没事吧?”

  白潜摇头“没事,就是呛到了。”

  禾蓝找了个靠垫,帮他垫到身后,才重拿起电话“你有什么事吗?”

  厉言那头有些沉默,半晌,说道“没什么,近案宗,还有一些需要你帮忙整理,我就是知会你一声,明早早一点到警署。”

  禾蓝一愣“…明天不是假吗?”

  厉言“…是我说错了,你下个星期早一点。”说完,电话就挂了。

  禾蓝拿着手机安静了会儿,才放回了头柜。

  “有什么要紧事吗?我妨碍到你了?”白潜略有些不安地问。

  “没有事,只是警署关于假一些安排,下班时候忘了通知,现才来这么一遭。和你有什么关系?”禾蓝轻轻笑了笑,给他提了提被子,又试了试他额头温度“怎么就是不见退呢?”

  白潜憋不住笑了“哪有那么?”

  禾蓝回过劲儿,也觉得自己傻了,和他一起笑了会儿。

  第二天是休息天,白潜身体好了点,一定要着和她一起上街。禾蓝拗不过他,只好让他跟着。

  节假,小镇四周小卖部都关了门,他们只好到远一点超市去。

  超市是开,还没有多少人。禾蓝丢下车,两个货架之间徘徊了一会儿,找来找去都找不到自己要那种酱料,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手里拿就是她要找牌子。

  禾蓝接过来,抬头对他笑“阿潜就是厉害。”

  白潜耸了耸肩,一拨垂到额前碎发。

  “别耍酷了,走了。”禾蓝一拉他,笑意掩不住。白潜跟她背后,帮她推着车,空旷走廊里静静地走,时间似乎都变得分外静寂,从心间上淌而过。很多年以后,当身处权利漩涡和腥风血雨中时,回溯往事,才觉得这种日子是多么难能可贵。

  到了收银台,禾蓝又发现自己少拿了一样东西,回头对白潜道“阿潜,你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白潜目送他远去,眼角余光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了不远处厉言。白潜对旁边一个女生低语了几句,女生红着脸答应帮他照看一下推车,他才朝厉言走去。

  “好久不见。”

  厉言冷着张脸,一言不发。

  他脸色非常憔悴,似乎很多天没有洗漱过,眼圈都青了一圈,下巴还残留着不少胡渣。

  “睡得不好?”白潜他身边绕了一圈,低头打量着他脸上隐忍神色“我觉得这对你来说,应该是件好事才对。总是做些不切实际梦,将来失望了,后悔都来不及。所以,还是早点收了心吧。明白吗?”

  他用指尖叩了叩厉言肩膀。

  厉言脸色难看地可以滴出水来“你不要太过分了。”

  白潜莞尔一笑,拍自己口“我有什么过分?不过是让你看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别干些不知所谓事。”

  “你——”厉言揪起他衣襟。

  白潜对他一眨眼,笑得有些诡秘。

  下一秒,禾蓝就从远处赶过来,一把推开他“你干什么?厉言,你疯了吗?他病着呢!”

  厉言有苦不能言“禾蓝,不是你看到那样。”

  “那是怎样?”

  厉言不知道怎么说,白潜她背后取笑他,他也不能直接呵斥。四周聚了些人,都指责厉言。

  “算了,我们走吧。”禾蓝不想被人围观,拉了白潜挤出人群。

  临走时候,厉言看到了白潜回头微笑,对他比了个“下”手势,气得他额头青筋都忍不住跳了跳。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难言之隐   下一章 ( → )
诱欢,总裁情迷糊老婆乖乖总裁,这不正索欢无度,老厄运之神的舂天价缠绵,绑身爱,深爱豪门危情,霸神医老婆无爱不做,腹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十九.生病 难言之隐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