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萌芽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难言之隐 作者: 李暮夕 时间: 2017-9-15 
八.萌芽
  八萌芽

  禾蓝早上起来时候,发现自己底了。

  二十三岁女人了,还没过一个男朋友,偶尔做个梦什么也不算什么了不得大事。只是,她看不清梦里男人,有层雾遮着她眼睛,只觉得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很感。那双冰凉手不紧不慢地剥开她衣服,像摸一件艺术品一样,她身上连。

  这是一种说不出战栗和兴奋。

  又隐隐带着羞

  她去卫生间换了底,把一波一波凉水扑脸上,脸颊还是红扑扑,有些水滴还沾到了衬衫上。

  “姐,你不舒服吗?”

  禾蓝被吓了一跳,看到白潜站卫生间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莫名心虚。

  白潜自然地走过来,探了探她额头,皱着眉,又摸了摸她脸,关切地问“怎么这么烫?是不是晚上没有盖好被子?”

  “啊?”禾蓝忙摇头“没…没有,只是做了个噩梦。”

  “噩梦?”白潜咀嚼着这两个词,目光她脸上转,轻柔地理着她头发“是什么噩梦,让姐姐这么恐惧?”

  “阿潜,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禾蓝恼羞成怒,推开他走了出去。

  白潜身子撞身后门上,脚勾到了什么东西。他俯下、身,用食指勾着那条被遗落角落里内一角,提到眼前。

  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上面还有未干涸白色体。

  他用修长指尖刮下一点,捻嘴中了几下,不可思议地低笑一声,了一下嘴

  白潜出来时候,禾蓝已经做好了早饭。她围着围裙,头发柔顺地扎脑后,一看就是居家型女人。

  “吃早饭了,今天只有稀粥。”禾蓝给他拔了筷子,和他对视时候,白潜目光有些怪异。

  “怎么了?”禾蓝莫名地脸热“干嘛这么看着我?”

  白潜伸手拂过她脸颊,禾蓝神色一僵,却见他把手指摊到她面前,指尖沾着点黑色灰尘“脏了。”

  她脸热了,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这里。

  白潜看着她背影,轻嗤了一声。

  以前都是9点多才去买菜,今天,禾蓝8点钟就出了门。一路上,她脚步都很,似乎要逃避什么。

  近她有些不太对劲,做了那种梦就算了,居然连白潜碰她都会那么感。他手指冰冰凉凉,擦过她脸颊时候,酥酥麻麻,她下面顿时有了感觉,就像昨晚梦延续一样。

  禾蓝烦躁地敲了敲头,恨不得甩了手里菜篮子。

  这是个什么事儿?

  她想,她是不是该找一个男朋友了。毕竟,23岁老女人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说出去都丢人。她怕还是昨晚梦,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心里萌芽,正慢慢滋生,成长,从她心里破土而出。

  回去时候,有人从后面叫住了她。

  禾蓝正冥思,闻言扔了手里篮子。

  厉言诧异地看着她,帮她把篮子从地上捡起来,递到她手里“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昨晚没睡好吗?”

  又是昨晚!

  禾蓝觉得自己疯掉了。

  她扯着嘴角,勉强地对他笑“做了个噩梦,现心里还发憷。不过,多是被你吓。”

  “那我不是很罪恶?”厉言没有发现多反常,接过她手里篮子,拍拍自行车后座“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禾蓝站原地没有动。

  厉言无奈“我今天没事,正好顺路,怎么,连这个面子都不给?”

  禾蓝只好上去。她抓是车后座,厉言心里划过一丝失落,停了一会儿,自行车慢慢驰进了这条街道古老小巷里。

  坐车后座上,禾蓝莫名地想起那天坐白潜车后座时感觉。他会使点坏心,忽然把车开得很,让她抱住他。禾蓝脸风里依然燥热,一路上都恍恍惚惚。直到自行车她家门口停下来,厉言摇着她肩膀,她才回过神来。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对劲?”

  禾蓝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能随便敷衍了几句。

  厉言看着这样她,心里忽然恐慌起来,踯躅了很久“…你是不是有喜欢人了?”

  “没有!”禾蓝被自己声音吓了一跳。

  厉言沉默了一下“那…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这算不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禾蓝一股坐到客厅沙发里,仰头着自己太阳。厉言对她来说,只能算个良师益友,她对他不反感,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交往。

  这难道就是报应?

  才想着可能要找个男朋友来“治疗”一下这种变态心理,老天就报复她了。现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囧。只要想起以后上班时候和他碰见,她就说不出尴尬。

  这都是什么破事?

  禾蓝暴躁地把菜篮子扔出去。

  一声闷哼,篮子不偏不倚砸到出来白潜头上,他额头顿时肿了一块,着哼了几声,苦笑道“姐,怎么这么大火气?谁又惹你了?”

  “阿潜?”她马上站起来,上来看了看“我砸到你了?”

  “不然这是什么?”他指着自己伤口控诉。

  禾蓝原本很担忧,这下却笑了出来,郁闷了一上午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撇开他奔到了洗手间,角落里找到那条丢下内,才松了口气。

  白潜声音从远处传近“姐,你怎么了?”

  “没…没事。”她把内手心,又用冷水扑了几下脸,等脸颊看上去正常一点才走出去。

  白潜皮肤比较白,只是被菜篮子砸了一下,那地方就肿了一块。

  禾蓝坐沿上,捏着酒棉帮他擦拭,他不时地哼叫几声“疼啊。”

  “我太用力了吗?”禾蓝看了看自己手,却听到了白潜轻轻笑声,才知道自己被他作了。她气得捶了他一下,把棉花给他“自己擦。”

  “不要!”他撇了撇嘴,有些耍无赖地扯住她手臂,把头蹭她里。禾蓝地笑起来“不要闹了,阿潜!”

  白潜根本就不理她,一直挠她,把她推到上。禾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眼神慢慢变得灼热,忽然放开了她,靠靠上微微气。

  “姐,我饿了。”没等禾蓝开口,他连忙截住她话。

  “那我去做饭,药酒你自己再擦一下。”

  “知道了。”

  “乖一点。”禾蓝顺了顺头发,拖着拖鞋走出了他房间。白潜盯着她背影,眸深沉,嘴不由地翕张了一下。

  下面像是受了什么巨大刺一样,高高地撑起一个帐篷——他疼了,疼得难受,旺盛精力想发出来!

  为什么要碰她?

  白潜抓起被子蒙到自己头上,懊恼地喊了一声。禾蓝听到声音,紧张地外面唤了一声,白潜大声道“我没事!”

  一整天,白潜都把自己关房间里不肯出来。禾蓝外面叫他,他也只是随便应几声。里面还传出一些奇怪声音,其中还夹杂着杯子瓦盆落地声音…

  禾蓝很担忧,做好晚饭后,小心地敲响他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从里面慢地打开。

  白潜靠门槛上,发丝凌乱,汗地贴额头上,简直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看到一脸担忧禾蓝,他膛微微起伏,却没有说话,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什么事,姐?”

  “你里面干什么,出那么大动静?”

  白潜笑得很文雅“我练拳。”

  禾蓝皱了皱眉“房间里练拳?”

  “画画厌了,唱歌烦了,也换换花样。”他越过她走出了房门。

  吃饭时候,他抿着嘴,偶尔也透出一丝笑意,目光低头吃饭禾蓝身上划过。她吃饭时候,不像平里一样斯文温柔,尤其是郁闷不开心时候,会不断地把食物都到嘴里去,整个腮帮子都得鼓鼓。

  连男人zi慰声音都听不出来?

  真是傻地可爱。

  白潜目光肆意地她脸上游走,嘴里饭反而索然无味了。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难言之隐   下一章 ( → )
诱欢,总裁情迷糊老婆乖乖总裁,这不正索欢无度,老厄运之神的舂天价缠绵,绑身爱,深爱豪门危情,霸神医老婆无爱不做,腹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八.萌芽 难言之隐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