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煎熬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难言之隐 作者: 李暮夕 时间: 2017-9-15 
五.煎熬
  五煎熬

  禾蓝回到家里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她门口摸索了几下,按住了开关,灯却没有亮。她又按了两下,才确定灯管坏了。

  没有办法,她只好换了拖鞋去杂物间找蜡烛。杂物间只有半米宽,非常狭窄,她里面弯着翻了好久,才从箱子底下摸出了两

  她舒了口气,出来时候忽然撞上了一个高大影子。

  禾蓝吓得惊叫了一声,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熟悉气息扑面而来,借着外面洒进一点月光,禾蓝认出了眼前人是白潜。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很暗缘故,他脸上表情有些看不真切,仿佛笼着一层雾,半明半寐,朦胧冷淡。

  “阿潜,你怎么了?”禾蓝不确定地开口。

  白潜没有说话,神色隐没黑暗里。禾蓝被他堵杂物室入口,身后还有一堆东西,进退不得,口有些发闷。他手还紧紧按着她肩膀,似乎还有些微微颤抖,手心有种灼人热度。

  见他一直不说话,禾蓝有些担忧,放低了声音“出什么事了?”

  白潜忽然一个翻身,把她狠狠后面柜子上。禾蓝口一紧,脸颊隔着层薄薄面料贴上了他口,结实、富有弹,他心跳她耳中加了几下,她脸颊不自然地烫了。

  “阿潜,你干什么?”

  “…刚才你脚边有只蟑螂。”白潜声音听上去很平和,他放开了锢她手,缓缓垂到身侧。

  听到“蟑螂”两个字,禾蓝吓得魂不附体,跳起来挂他脖子上,直嚷着他出去。

  温软身子就挂自己身上,白潜很自然地抱住她,慢地走出杂物室。她前两团柔软挤到他口,他呼吸就是一滞,裆里那东西很可地硬了。就连她发丝擦过他脸颊,都仿佛有一千只蚂蚁他心头瘙爬过。

  ——蟑螂、老鼠这等生物,永远都是大多数女人害怕东西。

  白潜黑暗里勾了勾嘴角。

  鼻息间萦绕着她身体味道,夜深人静时候,他曾经无数次清洗她内衣时嗅过,早就深深记心里。清自然,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淡淡甜腻,刺着他感官。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她狠狠按地板上,撕光她衣服,、进她下面甬道,用她温暖柔和身体来舒缓自己要爆炸*。

  这一段路过地非常,他多希望漫长一点,再漫长一点,好一直就这么下去,让她永远都自己怀里。

  五年前,他第一次看见她时候,心里就有一种异样感觉。她眼睛很干净,映照出他漆黑瞳仁。她是第一个愿意原地等他人,那天夜晚很冷,她外面坐了一夜,让他想起很多年以前事情。

  小时候,当他还云端上时候,虽然衣食富足,心却是冷,内心时刻都像燃烧着一把火,看谁都不顺眼,对谁都冷嘲热讽。所以,除了卓宁外他没什么朋友。

  后来,发生那样变故后他果断离开了那个地方,失去了一切光环,心里却一片轻松。其实很早以前,他就想撇开了。

  对于那时他而言,到哪里都一样,什么都无所谓!

  禾蓝是个很温柔人,对他无微不至。严格来说,除了那个虚无承诺,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没有义务收养他、照顾他。

  有时他会想,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到她初衷。复一,直到朝夕相处成了习惯,他想,他才慢慢明白过来。就像他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这种难以启齿情愫一样,潜移默化中那么自然地滋生。

  “放我下来吧,我又不是残疾。”出了杂物间,她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白潜俯身,把她轻轻安放沙发上,接过她手里蜡烛点燃桌面上。他用手遮着吹了吹,烛火他脸上摇曳扭曲,燃地旺。

  禾蓝抱着膝盖坐沙发里看他。

  他似乎比往常要沉默很多。

  “我出去买灯管。”他拿了钥匙就要出门。

  禾蓝从后面拉住他“我和你一起去。”

  他身体一震,低头看着她和他握手,门口停了会儿。禾蓝看着他“怎么了?”

  “走吧。”他反手紧紧握住了她手。

  夜晚街道很冷清,这片民居小店关地比市中心店铺早很多。两人从木质廊下漫漫走过时候,旁边店铺已经全关了,门里甚至都不透出一丝灯光。

  路上安静地只有微风拂过河面声音。

  风很凉,白潜身体却很燥热,她手柔软地仿佛没有骨头,只是那样捏着,他手心不由自主地沁出一层一层汗渍。

  禾蓝似乎也察觉到他不对劲,侧头望着他“是不是不舒服?”

  你让我怎么回答?——白潜眼底藏着隐晦笑意,从傍晚到现阴郁,似乎舒缓了一些。他也侧过头,看着她扬起头,有些调皮地挑一挑眉“你猜。”

  这算什么回答?

  禾蓝郁闷了。

  这地方杂货店都关了门,他们只好多走几步路,到附近小镇上去买。辗转了几个路口,没有发现杂货店,却找到了一家还亮着灯超市。

  禾蓝迂回架子前寻找,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她要那种型号。

  一只手把一个灯管递到她面前,禾蓝拿过来一看,果然是那种型号,高兴地笑起来“阿潜,还是你眼神好。”

  回去时候,白潜话也不是很多。禾蓝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问了几句他不回答后,也不敢冒昧地去问了。三半夜还折腾了这么一遭,她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回到家里就倒沙发里。

  她捧着脚看了会儿,足踝和拖鞋交接地方起了两个水泡。她试着用手指轻轻一碰,就疼得“嘶”了一声。

  “不要动!”白潜瞪了她一眼,跪下来托起她脚,近距离地观察了几下。

  禾蓝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算了,我一会儿用酒擦一下就好了…”看到他递过来眼神,她下面话就说不出来了。

  有时候,她还真得看他脸色呢。

  禾蓝吐了吐舌头。

  白潜回了趟房间,出来时候带着医药箱。他坐她面前,把她双腿都抬到了自己膝盖上。

  “…可能会有点痛。”他也不是很确定,拿着镊子对准水泡时候,又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征求她意见。

  “不过就是几个小泡。”禾蓝摇摇头“这有什么大不了?我不怕。”

  他手中一动,直接戳破了泡泡,禾蓝疼得咬住牙齿,眼泪从眼角自动渗了出来,十个雪白脚趾都蜷缩起来,泛着一点淡淡粉。他看得心,艰难地帮她挤出水泡,慢慢涂抹着药膏。

  清凉感觉从伤口凉到心里,也顺着他指尖凉到他心里,内心热度却一点也没有消退。

  上好药后,他帮她绑了几层绷带,还打了个漂亮蝴蝶结。

  “喂!我又不是小孩子!”她有些气急。

  白潜抓着她小腿,有些蛮横地笑“我觉得好看。”

  她还能说什么,这种小事,她一般都不和他计较。只是被他这么摆,她觉得自己好像又年轻了几岁,回到了高中时期。

  禾蓝苦笑,一点他鼻子“姐老了,你要打蝴蝶结,就给你以后女朋友打吧。”

  白潜手一僵,指甲几乎掐进了里。他抬头和她对视,眼睛乌黑清澈。这样认真神情,她很少从他脸上看到,不由去想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了。

  “…我还小呢。”白潜脸上表情恢复了自然,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对那些花痴小女生一点兴趣也没有。”

  “什么花痴小女生,你们学校不是有很多品学兼优漂亮姑娘吗?”

  白潜白了她一眼,她腿上敲了敲“我都高三了,你还和我说这些。”

  “你成绩不是一直很好吗?”这一点,禾蓝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白潜天资聪慧,又有过目不忘本事,他功课一直都很出色。

  白潜小声嘟囔“多管闲事…”

  “你说什么?”

  “没,我说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白潜从沙发里起身,她还没回神时候,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往卧室方向走去。

  “你干嘛?我只是脚上生了水泡,又不是残了!”禾蓝气急败坏地打了他几下。

  她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反而像一些挑逗,不过却只是隔靴搔。身体某个部位正不断肿,他难受地发慌,放下她之后就匆匆地去了浴室。

  冰冷水不断从他身上滑落,淌过健美肌理,浇间不断大器官上。他仰头发出几声压抑哼声,修长手慢慢jin自己漉漉头发,对着镜子里水汽氤氲自己急切地zi慰。

  手里器官涨得越来越,软了又硬,过之后还想再,脑子里只要随便一想她,全身血就像煮了一样沸腾起来。

  

  他狂躁不已,大手一“乒乒乓乓”一阵响,把洗手台上所有东西都扫到地上,坐地上艰难地气。

  他气息越来越急促,难受地把脸贴冰冷墙面上,有津津汗顺着他息节奏不断从下颌滴落,打了脚下地砖。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难言之隐   下一章 ( → )
诱欢,总裁情迷糊老婆乖乖总裁,这不正索欢无度,老厄运之神的舂天价缠绵,绑身爱,深爱豪门危情,霸神医老婆无爱不做,腹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五.煎熬 难言之隐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