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4章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平安 作者: 人海中 时间: 2015-4-18 
第32——34章
  第32章

  他说“我跟你一起。”

  我心里一震,几乎又要出泪来,这当口乾坤颠倒,皇室大,我身狼狈,就连皇兄为何要留下我这个没用的公主都不知道,而他家人尽释,只要一个转身,便能从此离开所有纷扰,从此海阔天空。

  这两天我也算是见过一些江湖人士,虽然有些怪异有些草莽,但只要看看成家兄弟的样子就知道了,他们的日子一定过得比宫中快活得多,这样的日子,我不可以了,季风还是可以的。

  但他竟然没有走。

  原来他对我,竟然是这样的好。

  我心中肺间冲击得厉害,想说话,眼前却模糊了,张口都是甜腥气,夜里的风愈见大起来,我又冷得哆嗦,只想他抱,又觉得这时候不应该,更何况季风身上还带着伤,怎样都不能雪上加霜。

  但是身子忽然一轻,是季风又一次抱起了我,我累得很,想跟他说话,他却只看着陆见。

  陆见倒是个明白人,不等他开口离开说“公主累了,我先找个地方她休息,你一起来吧。”

  陆见带我们走下城墙,石阶上全是尸体,东一具西一具,有些还活着,垂死呻,我浑身一阵一阵地发冷,连带着有幻觉,幻觉季风托着我的手也在微微地抖。

  真好笑,我一定是冻得糊涂了,成卫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他说我寒气重,其实也没什么,口划一刀就好了。

  我想用这话来安慰季风,跟他说没什么,冷一点而已,别怕,成卫说口划一刀就好了,但是太累了,只觉得舌头都不是自己的,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陆见送我们上车,当然不是我坐惯的鸾车,只是一辆寻常马车而已,却有许多持的兵士等候在一旁。

  马车里很黑,季风弯下来将我放下,动作很轻,我说不出话,只是用手指勾住他的衣角不放。

  多可笑,我刚刚还一心要他离开,现在却软弱得一秒都不想他消失在我的面前。

  他一定是明白我的意思的,但是陆见走过来,隔着帘子说话“公主玉体违和,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尽快到安静处所休息吧。”

  季风没有回答他,只是在黑暗中看了我一眼,又一次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发顶,然后转身离开。

  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个动作了,数前,我那样狼狈地离开了夜宴大殿,他送我上鸾车,最后的动作也是如此,那时我在想些什么?真可怕,短短数,竟好像过了千年,许多事我已不记得了。

  马车动起来,皇城前铺的是平滑的石板,车轮碌碌,永无止境地在我耳边滚着,我慢慢闭上眼睛,放纵自己睡去,或者一切只是个梦,醒来的时候,我还在那个石室等着看成平的那张臭脸;或者还有更好的结果,醒来的时候,我还在自己最熟悉的院子里,转头就能看到季风。

  不过我最终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皇兄。

  他就立在我边,心情很好的样子,屋子里一片奢华,雕花窗外绿意盎然,花团锦簇,小侄子天恒也在,趴在靠窗的桌上写字,嘴里念念有词的。

  我认识这个地方,这里是太子府。皇兄笑的,天恒写得认真,胖乎乎的小脸上沾上了一点墨汁也不自觉,四周一切都是平和安静,之前噩梦般的场景仿佛真的只是个梦。

  我吁了口气,刚想开口求证那是不是真的是个梦,皇兄的一句话便让我认清现实。

  皇兄说“天恒,你姑姑醒了,我们该回宫准备登基大典了。”

  第33章

  一群人拥上来替我打扮,拿出来的宫服比我之前穿的那件更复杂,我看得心中忧郁,想这要是真遇上什么紧急情况,我想跑都不方便。

  皇兄已经走了,我本想问他季风在哪里,但想起他变态的程度,觉得还是不提醒他比较好,遂作罢,

  梳头的时候天恒跑进来,我原本不想说话,但现在看到他一身金色,头上还带着一顶小冠冕,忍不住叹息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天恒,金冠重,小心头发,秃了就不好看了。”

  天恒听完惊恐了一下,特意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确定它们仍在之后才松了口气。

  我却更深地叹了口气,完了,皇兄的儿子这么好骗,我家的优良传统后继无人啊后继无人。

  “对了,你看到姑姑身边的那个侍卫了吗?”我拉住他的手继续跟他说话,和蔼得很。

  天恒眨眼。

  “很漂亮的那个哥哥。”我启发他,这孩子从小不爱说话,看到我就更是像个闷葫芦一样,没办法,只好多点耐心。

  身后唯一剩下的那个梳头侍女突然用一簪子穿过我的头发,尖利处碰到头皮,轻微的刺痛,我忍不住一抖,她倒是先趴下来了,抖得比我更厉害,嘴里翻来覆去地念叨“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天恒本已准备开口,被她这样一扰,又闭上嘴。我恼怒得很,想回她一句“该死就去死吧。”但想想这是皇兄的家里,估摸我真开口了,死起来很快的,这两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算了,少死一个是一个,所以只说了一句“梳完了吗?梳完了就滚吧。”

  她立刻连滚带爬地出去了,我把注意力回到天恒身上,正惆怅怎么再问下去,天恒却出乎我意料之外地爬上我的膝盖,我膝盖上地方不大,他虽然小,但也危险得很,我赶紧把他抱住,心下诧异。

  天恒从小就不爱人抱,尤其不爱我抱,今天倒是反常,他小小的胖脸贴在我的脖子上,两只手都伸出来搂住我,在我耳边小小声,声音太小了,蚊子那样,还有些抖。

  他说“皇爷爷死了。”

  我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点点头,原想再抱抱他,后来才发现自己手上哪有力气,其实是他抱着我。

  天恒哆嗦了一阵子就停了,主动从我膝盖上爬下去,我知道他多半是根本就不知道季风在哪里,加之怀里一空,顿觉什么都是空的,门外一直是有人立着的,看着我们这样抱来抱去,大概实在无法忍受了,终于有人走进来,跪下对天恒说。

  “殿下该出发了。”

  天恒小小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我身上繁复,好不容易立起来,拖着裙裾走到门口他们已经走得连影子都没有了,我扶着门框气,门边还站着一个侍卫,泥塑木雕那样动也不动,另兼面无表情。

  这人我有印象,是陆见的某个手下,我瞪了他一眼“看着本宫做什么?什么时候起驾?”

  他目光一动,居然开口了,声音也是我认识的,冷得可以当弹子打。

  那声音是成平的,哼了一声,只说“我也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走。”

  我震惊,顾不上其他,先揪住他的前襟质问“季风呢?”

  他身体一动,我的手指就落空了,远远又有脚步声,是之前那个侍卫去而复返,身后还带着一个人,穿着墨紫的制服,头上有饰带,远远地看着我,并没有表情,但他目光过处,我却只觉得暖。

  我心里忽然地一片,却不是难过,只是心安。

  好吧,现在可以走了。

  我站直身子,理了理裙裾,看着前方的某一点开口。

  “起驾吧,本宫等着呢。”

  第34章

  成平是个江湖人。

  我坐在鸾车中的时候,一直忍不住想他和季风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其实我对江湖人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过去两三天的时间,他们行事诡异,飞来飞去,好像是有组织的,但大部分时间都看不到一点规矩,就比如说成平,突然出现或者消失在我的面前,谁都猜不到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但奇怪的是,我相信他。

  就好像现在我相信季风是不会丢下我的那样,我相信成平总会有办法,凭空做出些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太子府离皇城并不远,但街上死静,一丝人声都没有,两边只有整齐的脚步声起落,我渐渐觉得害怕起来,想看看外面是怎样的,可是这鸾车却是密闭的,窗帘都在外头,根本拉不开。

  远远有悠扬的钟声,一声连着另一声,连绵不绝。

  是皇城四角的钟鼓楼,这是只有真正的皇家大典时才能被同时敲响的钟声,二十年来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母后去世的时候。

  嬷嬷说母后生下皇兄时不过是个侧妃,生我的时候才被册封皇后,但她自己却不知道了。

  因为我出生的那天,就是母后的忌辰。

  皇后册封与葬礼同时进行,四座钟鼓楼长鸣三,整个京城都为之悸动不安。

  多么巧合,父皇母后果然鹣鲽情深,这样的事情也能凑到一块去,虽然父皇已经不用别人再替他册封什么了,但是太上皇的名头,总是逃不掉的。

  我拨了拨头上的那只簪子,觉得它锐利的尖端好像一直磨刮着我,怎样都摆不到一个恰好的位置,让我觉得不那么痛。

  宫里果然都布置好了,走下鸾车的时候接我的是立在金阶两侧的文武百官,季风与成平立在我身边。天气很好,我回望了一眼,白玉石地面干净如洗,那些尸体与鲜血了无踪影,甚至还有花香,整个皇城都被一种簇新的味道包围着,壮丽更甚往昔。

  我看得茫然起来,忍不住开口问了立在我身边的季风。

  “季风,我睡了很久了吗?”

  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想说话的,但是被人抢了先。

  是个微笑的声音,从我头顶飘下来。

  “还好,一天一夜而已,没有耽误大典。”

  这声音是皇兄的,我仰起头,他从金阶上慢慢走下来,朝文武原是立着的,这时突然地匍匐下来,动作整齐,无数的锦袍玉带俯向地面,哗然如水倒伏。

  我叹口气,等着他们开口说那些千秋万岁之类的歌颂之词,虽然从小听得习惯了,但今时今,总让我有些心理障碍。

  但是一片水般俯下去的锦绣官服中居然有个人一直都立着没动,此人身量不高,之前埋在众官之间根本注意不到,这时其他人都趴在地上,他站得笔直,自然是突兀到极点。

  是曾太傅,须发皆白,目眦裂地瞪着我们所立的方向,一手指过来,大叫了一声。

  “弑父杀亲的逆天之子怎么能登上皇位!人伦不存朝纲何以为立,你们深受先皇恩惠,竟然跪拜一个弑父之人,贪生怕死,无至极。”

  曾太傅是朝中元老,皇兄小时候的四书五经都是他教的,我也偶尔去凑个热闹,他号称当代大儒,在我记忆中一直是温文尔雅的模样,现在却须发皆张,我被惊了一下,皇兄却已经慢悠悠地开口,还很简单地问候了一声。

  “曾太傅,本王刚才还在念着你,你乃本朝大儒,又曾任太子太傅深得先皇赏识,本王正想着你为先皇写一篇祭文。”

  曾子傅听到先皇两个字立刻老泪纵横,当着所有人的面嚎啕起来“逆子,你若心中有先皇,怎会将他死于宫中,还殃及无辜百姓,老夫无能,你少时未能看出你的狼子野心,现今又不能保先皇于地上,原该即刻随先皇而去,但只为将这几句话说给这些苟且之徒才苟活到如今…”

  有人冲上来拉他,旁边那群大臣动,有些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说他胡言语,又说先皇只是因病暴毙,新帝怜惜百姓,加之国不可一无君,百官跪求之下才戴孝登基,还有人表情激动,一边说他大逆不道一边就要动起手脚来。

  只有皇兄依旧镇定,看了身边人一眼,然后回身牵起我的手,走了。

  皇兄很久没有牵过我的手了,他手指修长,掌心很暖,与我的冰冷有着天壤之别,我们往上走了几步,那个被他看过的男人留在原地说话,与我擦肩而过。

  是那位甬道中盯着我看个不休的李大人,仍是文绉绉的脸,文绉绉的语气。

  他的第一句话是对着朝文武说的“各位同僚请回原位,太傅是太过想念先皇以致失态。”然后话音一转,更是温文“曾太傅,等下见到先皇再多磕几个头吧,这样的忠心,先皇一定欢喜得紧。”

  我手指一动,又想转身,皇兄却没有放开我,只是低头对我笑了笑,青光一样暖。

  这是我十多年来最习惯的笑容之一,但此刻却莫名地害怕起来,心里冷得打哆嗦,又不敢在皇兄面前出来,牙都咬酸了。

  金阶走到尽头,恢宏大殿出现在我面前,这是我数前狼狈离开的地方,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父皇的地方。

  我突然无力,最后一阶台阶怎样都迈不上去。

  背后有手伸过来,扶了我一把,我回头,看到季风的脸,当然还有还有那个不是成平的成平,但这一瞥太过匆匆,因为皇兄手指也用了一些力,将我拉到他的身边,又在我耳边发话。

  “平安,来见见老朋友。”

  我仓促间抬起头,看到一张黧黑的脸,睫太长了,几乎要将他的眼睛都盖住。

  老天,我朝皇帝都换过了,这墨国太子居然还在这儿。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平安   下一章 ( → )
四月爱未央(不能没有你(留白逃爱记钱多多嫁人记女王进化论我说特工女孩金婚风雨情甜蜜蜜幸福像花儿一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32——34章 平安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