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旧的创伤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老(遗产三部曲之二) 作者: 克里斯托弗·鲍里尼 时间: 2015/4/8 
第十八章旧的创伤
  (1)

  有三天半时间,卡沃荷的村民们议论着最近的一次袭击,年轻的埃尔蒙德的惨死,以及采取什么可能的措施逃过第三次劫难。每家每户都发生了烈的争吵。一时之间,朋友跟朋友干了起来,丈夫跟子干了起来,孩子跟大人干了起来,但过了片刻,大家又都心平气和,拼命想要找出一条活路。

  有的人说,卡沃荷村反正要完蛋,不如把蛇人和剩下的几个士兵都杀了,至少也可以报仇雪恨。有的人说,即使卡沃荷村真的会完蛋,唯一理智的做法是投降,把自己交给国王来处置,哪怕这意味着若伦要受刑和处死,大家都要变成奴隶。还有的人对这两种看法都不赞成,只是冲着造成这场灾难的每一个人大发脾气。很多人尽量把恐惧藏在内心深处。

  而蛇人显然也意识到,如今有十一名士兵已经死去,再次进攻卡沃荷力量不足。因此,他们退到了更远的地方,只是在帕兰卡谷的对面派了岗哨,等着。“他们在等从赛隆或基里派来救兵,要是你问我的话。”洛林在一次会议上说。若伦听着他和其他人的发言,心里不停地盘算,默默地掂量着各种方案。所有的方案看来都是很危险的。

  关于和凯特琳娜订婚一事,若伦仍没有告诉史洛恩。他知道等待是不明智的,但是他很担心,要是史洛恩获悉若伦和凯特琳娜无视传统,破坏了他的权威,他会做出什么反应,而且,有很多工作转移了若伦的注意力,他认为,加固卡沃荷周围的工事是他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找人帮忙比若伦想象的要容易。上一次战斗以后,村民们更容易听从他的命令——当然是那些不把自己的困境怪罪于他的人。他对自己这种新的权威感到惑不解,后来他才发觉,那是因为他杀了几个士兵,在人们的心里产生了敬仰心理,甚至也许是害怕心理。人们管他叫“铁锤”“铁锤若伦”

  他对这个绰号感到很高兴。

  夜幕降临的时候,若伦合着眼靠在霍司特餐厅的一个角落里。烛光照亮的餐桌四周坐着男男女女,滔滔不绝地说着话。基尔特正谈到卡沃荷村的供应情况。“我们饿不了肚皮,”他最后说“但是,我们过不了多久就会照管不了我们的庄稼和牛羊。我们还不如在明年冬天到来之前自杀算了。这样倒还好一点儿。”

  霍司特大喝一声:“扯蛋!”

  “不管是不是扯蛋,”葛楚德说“我看事情很快就会一清二楚。这一次是我们十个人对付一个士兵。他们损失了十一个人;我们损失了十二个人,还有九个伤员在治疗。有一天,他们十个人对付我们一个人,霍司特,情况会怎么样?”

  “我们要把这些畜生教训一顿,让他们永远记住我们的名字。”铁匠反驳说。葛楚德伤心地摇了摇头。

  洛林用拳头砰砰敲着桌子。“我说,在出现寡不敌众的局面之前,该轮到我们主动出击了。我们只需要几个人、几个盾和几矛就能把那几个畜生消灭干净。今天夜里就办得到!”

  若伦不停地变着姿势。这些话他过去都听到过,和过去一样,洛林的话起了大家热烈的争论。一个小时以后,争吵仍然没有解决的迹象,也没有新的主意提出来,只是泰恩建议加得瑞克应当去把自己的皮制成皮革。这差一点引发一场混战。

  最后,谈话出现了冷场。若伦一瘸一拐地走到桌子跟前,他受了伤的小腿能走多快就走多快。“我来说几句。”对他来说,这就好比是踩着了一长刺,然后又不顾伤痛连忙把刺拔出来。他不得不这样做,而且越快越好。

  所有的目光——严厉、温和、愤怒、无动于衷和好奇的目光——都转过来望着他。若伦深深地了口气。“举棋不定,就像剑和箭那样会送我们的命。”奥瓦尔转动一下眼睛,但别人仍都听着“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应当进攻,还是应当逃跑——”

  “逃到哪儿去?”基尔特哼了一声。

  “——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母亲们,我们年老体弱的人,必须受到保护,不受伤害。蛇人阻止我们去考利农场和山谷里的其他农场。那又怎么样?我们对这片土地的了解,胜过对阿拉加西亚任何地方的了解。有个地方…我们的亲人们在那儿可以很安全:那就是斯拜因山。”

  大家马上火气十足,群起而攻之。若伦往后一缩。喊得最响的是史洛恩:“我才不去那座该死的山!”

  “若伦,”霍司特以过大家的嗓门说“我们大家都知道,斯拜因山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伊拉龙就是在那儿发现那颗石子,后来又招来了蛇人的!山里很冷,到处都是狼呀、熊呀,还有别的野兽。你干吗还要提出去这座山呢?”

  为了不让凯特琳娜受到伤害!若伦真想大声说来。不过,他说:“这是因为,无论蛇人招来多少士兵,他们决不敢进斯拜因山。你要知道,加巴多里克斯在这座山里损失了一半军队。”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莫恩以怀疑的口气说。

  若伦连忙抓住了他的话。“那些故事越讲越骇人听闻了!如今有一条小路通到伊瓜达瀑布顶部。我们只要把孩子们和别人送到那儿。他们只到了大山边上,但他们仍然会很安全。要是卡沃荷被敌人占领,他们可以等着,等到士兵们离开,然后在特林斯福德村找个避身之地。”

  (2)

  “这太危险了,”史洛恩喊着说。屠夫紧紧抓住桌子的边沿,连手指尖都发白了。“天气很冷,又有野兽出没。神志正常的人不会把自己的家人送到那儿去。”

  “可是…”若伦听了史洛恩的话有点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说。他知道史洛恩最恨斯拜因山,因为他的子就是从伊瓜达瀑布旁边的悬崖上掉下去丧了命的——但他还是希望,史洛恩很想保护凯特琳娜,这种强烈愿望会倒他的反感情绪。现在若伦知道,他不得不把

  史洛恩争取过来,就像争取别人一样。若伦以缓和的口气说:“情况不像大家说的那么糟糕。山顶上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斯拜因山里不比几个月前的这儿冷多少。而且,我认为,狼或熊不敢出来打扰这么一大帮子人。”

  史洛恩做个鬼脸,撇撇嘴,摇了摇头。“上斯拜因山不过是死路一条。”

  别人似乎都同意他的意见。若伦见状更是铁下了心,他认为凯特琳娜必死无疑,除非他可以改变他们的看法。他扫视一下大家的脸,寻找支持他观点的表情。“德尔温,我知道我这么说是太残忍了,可是,假如埃尔蒙德不在卡沃荷村里,他会依然活着。你肯定会同意这是个正确的做法!你有机会使别人的父亲免受痛苦。”

  没有人做出反应。“还有伯吉特!”若伦朝她慢步走去,抓住了椅背免得跌倒“难道你愿意看着诺尔法雷尔遭遇和他父亲一样的命运吗?他不得不离开。难道你不明白,这是他唯一安全的出路…”虽然若伦拼命忍住,但眼泪还是滚滚而下“为了孩子们,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他愤怒地喊了一声。

  若伦怒视着手底下的木头椅子,拼命想要控制住自己。这时候,屋子里鸦雀无声。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德尔温。“只要杀害我儿子的凶手还在这儿,我决不会离开卡沃荷。然而,”他停顿片刻,接着一字一板地说“我无法否认,你的话是对的,孩子们必须受到保护。”

  “我一开始就说过这个话。”塔拉说。

  接着,波多尔说:“若伦说得对。我们不能让自己给吓糊涂了。瀑布顶部我们大多数人都爬上去过,不是在这个时候,就是在那个时候。那儿非常安全。”

  “我也同意这种看法。”伯吉特最后补充说。

  霍司特点了点头。“我不大愿意这么做,但是,考虑到目前的形势…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过了片刻,许多男人和女人都开始勉强默认这个建议。

  “胡说八道!”史洛恩咆哮着说。他站起来,一个指头指着若伦。“他们要在上面一连等几个星期,他们到哪儿去到吃的东西?他们是背不动的。他们用什么办法来取暖呢?要是生火,他们就会被发现!用什么办法,用什么办法,用什么办法?他们即使不饿死,也会冻死的。他们即使不冻死,也会给野兽吃掉的。他们即使不被野兽吃掉…谁知道?他们会摔死的!”

  若伦摊开两只手。“只要我们大家肯帮忙,他们就会有好多吃的东西。要是他们走到森林深处,生火不会是个问题,他们反正也得这么做,因为瀑布旁边没有宿营的地方。”

  “那是借口!那是狡辩!”

  “你要我们怎么做,史洛恩?”莫恩问,一面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

  史洛恩苦笑一下。“反正不是这种办法。”

  “那么是什么办法?”

  “那不要紧,反正这种办法是错误的。”

  “你没必要去。”霍司特指出。

  “我也不愿意去,”屠夫说“你们想去就去吧。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和我的亲人都不会进斯拜恩山。”他抓起帽子,恶狠狠地朝若伦瞪了一眼,走了。若伦也还了他一眼。

  若伦明白,由于史洛恩顽固不化,凯特琳娜正处于危险的境地。如果他不能同意斯拜因山作为避难所,若伦下定决心,那么他已经成为我的敌人,我不得不自己拿定主意。

  霍司特用肘支撑着俯过身来,大的手指叉着。“那么…要是我们采用若伦的计划,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呢?”大家谨慎地换了眼色,然后开始讨论这个问题。

  若伦等了片刻,最后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便悄悄地离开了餐厅。他穿过暮色苍茫的村子,沿着树障的内侧走去寻找史洛恩。最后,他发现了屠夫,只见他弯着,手里举着一个火把,盾牌挂在膝部。若伦转过身去,奔向史洛恩的铺子,急忙来到后面的厨房里。

  凯特琳娜正在摆桌子,一见他便停了下来,以吃惊的目光盯着他。“若伦,你怎么在这儿?我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他走上前去,抓住了她的胳膊,心里涌起一股暖。能跟她待在同一间屋子里,他就觉得心花怒放。“我有要事求你帮忙。现在已经决定,孩子们以及别的一些人将被送往伊瓜达瀑布上面的斯拜因山里。”凯特琳娜目瞪口呆“我要你陪着他们。”

  凯特琳娜脸上挂着吃惊的神色,挣脱了他的手,转过身去对着火盆。她两手叉着合在自己口,凝视着不停跳动的余火,许久没有说话。然后,她说:“自从母亲死了以后,父亲再也不准我接近瀑布。在十多年时间里,阿尔本农场是我去过的离斯拜因山最近的地方。”她打了个寒噤,说话越来越带有责怪的口气“你怎么想得出来,让我扔下你和父亲不管?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伊莱恩、塔拉和伯吉特都将留下,你干吗让我离开呢?”

  (3)

  “凯特琳娜,求求你了。”他试探地把两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蛇人是冲着我来的,我不愿意你因此受到伤害。只要你处于危险之中,我就无法集中精力去办该办的事:保卫卡沃荷。”

  “要是我像个胆小鬼那样逃跑,谁还会来尊敬我?”她抬起了下巴“我哪儿还有脸站在全村女人面前,称自己是你的子?”

  “胆小鬼?去斯拜恩山里守护孩子们根本不是胆小。恰恰相反,走进大山比留下需要更大的勇气。”

  “什么才是可怕的事?”凯特琳娜低声说,她在他的怀里不停地扭动,嘴巴紧闭,眼睛闪闪发亮“那就是,将要成为我丈夫的那个男人不再希望我留在他的身边。”

  他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我…”

  “就是这样的!要是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被杀死了,那怎么办?”

  “别说——”

  “我要说!卡沃荷村里的人都没有活下来的希望。要是我们非得死,我宁愿死在一块儿,也不愿意没心没肝地躲在斯拜因山里。我就愿意那样。”一滴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滚落下来。

  看到她对爱情如此坚贞,若伦心里感到由衷的感激和惊讶。他盯着她的眼睛“正是为了爱情,我才让你离开。我知道你的感情。我知道这是我们俩做出的最大的牺牲,我现在请求你做出这样的牺牲。”

  凯特琳娜浑身僵硬,抖个不停,白皙的手紧紧扣住了纱巾。“要是我这一次这么做了,”她以颤抖的声音说“你必须向我保证,现在就保证,你今后不会再向我提出这样的请求。你必须向我保证,即使我们面对加巴多里克斯本人,我们俩只有一个人能够逃脱,你也不会再要我离开。”

  若伦无可奈何地望着她。“我不能。”

  “那么,难道你能指望我干你不愿意干的事吗?”她喊着说“那是我的换条件,无论是金子,还是珠宝,还是漂亮话,都无法代替我的誓言。要是你没有爱我爱到那种程度,愿意做出自己的牺牲,铁锤若伦,那么你滚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不能失去她。他痛苦得几乎难以忍受,低下了头,说:“我向你保证。”

  凯特琳娜点了点头,一股坐到一张椅子里——她背部僵直——用袖子擦干了眼泪。她轻轻地说:“我去了父亲会恨死我的。”

  “你怎么告诉他呢?”

  “我不会告诉他,”她大胆地说“他决不会准许我进斯拜因山,但是他不得不意识到,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反正他不敢追我追到山里去,他怕山比怕死还厉害。”

  “他也许更怕失去你。”

  “我们等着瞧吧。要是还有回来之,或者说等到回来之,我想你已经把我们订婚的事告诉了他。这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应当能面对事实了。”

  若伦点点头表示同意,而脑子里却一直在想,要是事情有那么好的结局,真是太走运了。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长老(遗产三部曲之二)   下一章 ( → )
伊拉龙(遗产苍天霸血匆匆那年神玉太子太子(耽美)亵渎逆战苍穹天剑圣皇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八章旧的创伤 长老(遗产三部曲之二)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