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冤鬼路五步曲 作者: Tina Dannis 时间: 2013-3-2 
第二十七章
  这对新组合的搭档在一开始探寻传说之谜的时候,就遇到了不少困难。杨淙首先发现他们的资料少得可怜,都是她之前从星辰和林鸢茵口中听来的片言只句,为了不扰她心神,还有很多事情两个人都是模模糊糊一言带过。吴刚英曾经出去找过星辰,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看到他出现过。这个神秘的男生,如同从天而降般出现,然后又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陈娴也不知所踪。期间杨淙也试着去猜铜片上的文字,可是越猜越。两人一筹莫展了几天,事情没有一点进展。

  吴刚英郁闷道:这样下去不行啊,难道我们现在只能坐以待毙?

  杨淙喟然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就算有心重头开始找资料,也没环境了。就算还有残存的证据,现在学校也早给搜了个一干二净。

  吴刚英道:这几天来,我昼夜思想第九间课室传说的内容,总有几点不明白。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第九间课室,但是却会有这间课室能容纳多少个人的描述存留下来。

  杨淙点点头道:没错。

  吴刚英继续说道:那么这个描述会使谁留下来的呢?

  杨淙回想起星辰二人也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于是摇摇头道:早想过了,不知道,有可能是早期的某个学生临死前留下来的。

  吴刚英道:不是,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这样说吧,如果让你描绘一下你所在班级的那个教室,你会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绘?

  杨淙努力想道:明亮、宽敞,就是靠近厕所,气味不好…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呆呆地看着吴刚英。

  吴刚英满意的道:明白了吧?作为我们,普通的学生,描述一间课室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用可以容纳多少个人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的,就算要描绘,也只会说教室里坐了多少人,或者这个班有多少人。容纳,这个词语一般来说经常用于两种场景下面,一种是大会场,通常是为了夸耀它的大,可以容纳几千几万人,而另外一种就是在建筑施工的场合,设计图纸上通常会用‘可以容纳多少人‘作为间隔房间大小的说明。

  杨淙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是说,那个传说最初的传者,是第九间课室的建筑工人?!

  吴刚英道:第九间课室既然不是什么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场景,那么这种用一砖一瓦建起来的东西怎么会天生就具有杀人的能力?肯定是中途有人做了手脚,还有,第九间课室从落成的那一天起就再没出现过,这些事实已经再明确无误的告诉我们,第九间课室变异的过程,就在建筑施工到落成的那一段时间内。也就是说,第九间课室的杀人能力从一开始就被设计好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多出来的地方!

  第九间课室是被设计好的?这个简直就是颠覆传说内容的推论让杨淙半天缓不过神来: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疑点的?

  吴刚英从背后掏出了一份旧报纸: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

  杨淙接过看时,发现是1940年的报纸,上面大大的头版标题十名建筑工人疑遭歹徒残害致死,只有一人侥幸逃出,还配了一幅搭着工棚的现场图片。下面是略小的一行字:鎏海大学对发生此事事件表示万分遗憾,同时表示,会加强学校治安,保护学生人身安全。

  杨淙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这是…

  吴刚英咬着下嘴道:这是应该被永远铭记的第九间课室的第一次杀人。

  杨淙忙继续看下去,连篇累牍的渲染杀人现场恐怖加无聊的破案专家点评之后,终于看到了一句耐人寻思的话:记者千辛万苦找到那名侥幸逃出的工人,但其拒绝透任何事发详情,也不愿配合警方侦查,并自愿放弃对校方的索赔,有专家认为,其有可能因为受到严重的刺,而出现精神上的障碍。

  那名工人!杨淙叫道:那名逃出来的工人,一定是第九间课室传说的始创者!说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你想找到这名工人?

  吴刚英看向她:要不你说我这么辛苦推论出来是为了什么?

  杨淙道:不可能找得到吧,都过了多少年了,人家早不知道落到哪去了。

  吴刚英道:有时候远在天边的东西,也可以近在眼前。学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早就已经震悚天下了,现在当局严密封锁消息,同时对外宣传说凶手已经抓住,我想那名工人如果还在人世,一定会过来看看的。毕竟他当初离开的时候,是那么的不甘心,那么的屈辱,身上还背负着十个工友血淋淋的秘密,如果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他一定会说出来的。

  学校封锁现场。外面围观的人并不多,由于媒体铺天盖地的渲染,这件事被传的玄乎其玄,很多胆小的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只有为数不多的胆大又无聊的人在那里观望。

  杨淙说:人虽然少,可是也不能一个个地问吧。

  吴刚英对杨淙附耳道:跟我来。

  两人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杨淙不解地道:做什么?

  吴刚英道:配合我演一场好戏。随后,对杨淙附耳低言几句。

  杨淙半信半疑道:有没有效果啊?

  吴刚英道:死马且当活马医了,来吧。说着,看看周围,故意大声对杨淙道:哎,听说了吗?里面死人并不是因为什么生化武器,而是一间什么课室的存在。

  杨淙只好配合道:不会吧?课室怎么会导致人死呢?

  吴刚英接道: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幸好那间课室被人发现了,否则说出来我也不相信。

  杨淙道:真的吗?那快告诉我,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呢。两人说着话,同时快速的朝后面看了一眼,只见一个中年年纪,身材稍胖的人正神情紧张的跟着他们。

  两人心里同时道:出现了!

  吴刚英忙大声道:告诉你可以,但这里人太多了,你跟我来一个安静的地方。两人趁势转了个弯,躲在墙角等待那个人的来临。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杨淙差点没跳了起来:星晨?

  吴刚英回头一看,果然是星晨,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正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自己。重见星晨,吴刚英很是不好意思,他想对误认为星晨不是人类道歉,但是杨淙已经赶着发言了:星晨,现在林鸢茵昏…

  星晨截口说道:我不认识这个人。说,你们干什么在这里等死?

  等死?杨淙万分惊讶:没有啊,我们在设计引知情人过来。

  星晨有点哭笑不得道:你以为那个人是那名工人?那个人是军方的便衣,你们这样传,他们是要拿你开刀的。

  什么?两人大吃一惊,再探头出去看时,果然,后面有一队持的士兵赶来,正在跟刚才那个中年人比划什么。两人倒一口冷气,星晨已经果断地道:跟我来!

  两人跟着他转了几个弯,顺利逃脱了军方的搜索。

  对了,星晨,你怎么知道那名工人的事?杨淙突然想起星晨似乎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

  星晨道:废话,那报纸是我给他的。说着郁闷地看了一眼吴刚英,对于吴刚英导演出这样的好戏实在让他始料不及。

  原本以为交给两人自己可以乐得悠闲,却不料…吴刚酉尬的直想往地下钻去。

  星晨继续道:我找这份报纸很久了,如果不是这次大规模死亡事件,我估计这份老黄历也不会被媒体翻出来。那个逃脱的工人并没有来,如果你想让他来,恐怕还要做一件事情,去报纸那里报料说在事发现场曾经见过一个人头蛇身的怪物。

  校长的女儿?杨淙惊呼道:难道她跟那名工人有什么关系?

  星晨道:有什么关系我不清楚,我去找过写那篇报道的记者,他跟我说,他觉得那个工人不愿意讲事发经过,不愿意配合警方都可以理解,可是自愿放弃对校方的索赔就实在有点令人难以费解。在她的追问下,那个人终于吐吐的说了一句:‘我…我不想他将来不好好待她。‘虽然他没有具体说是谁,可是我查过,校长的女儿大概就是在1940年之前出生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在1940年或者之前,校长就收养了这个女儿。

  收养?两人异口同声。星晨白了两人一眼:校长是狐狸,女儿是人,这么简单的逻辑关系还要我说明吗?

  杨淙恍然大悟道:我立即就去报料。对了,星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家住哪里,我们有时候有事请根本找不到你。

  星晨道:无可奉告,你们哪天再引来军队,我可不想给你们牵累死了。

  眼见二人的背影已经渐渐远去,星晨不由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嘿嘿,主上,你似乎对这件事的热情超出了正常的幅度。草丛里突然响起一阵怪异的笑声。

  星晨一愣,他的神色瞬间舒展下来:长老?

  一个白色头发,拄着拐杖,长着鹰勾鼻的老人从草丛中站起:主上,我这把老骨头硬了,恕我不能对你行礼啊。

  星晨似乎对那老人特别忌惮,摇摇头道:长老说笑了,我怎么敢让你对我行礼?

  老人笑道:你还知道这点就好。本来我不应该手你的事情,可是实在忍不住说一句,刚才你不该出手救那两个人,暴你自己的行踪。

  星晨道:我只是想让他们帮忙,我好坐收渔翁之利而已。现在各**术派的高手都在这四周虎视眈眈,我想能不出面调查是最好不过了。

  希望你是真的这么想。那老人的口气依然强硬:主上,别怪我罗嗦,我还是要叮嘱你一句,千万不要有恻隐之心,那是绝对会削弱你的法力的。你的任务就是找到第九间课室,找到那个东西,恢复我们本来的荣誉。

  星晨垂下头道:是,我一定努力。

  对了,那老人用手轻轻抚摸着拐杖头道:那个小妮子为了你晕过去了,你不去看看人家?

  星晨抬起头决绝地道:我从来没认识过什么小妮子。

  哈哈,好,好!老人大笑着,拄着拐杖离去了。

  星晨见那老人离去,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他的眼睛里立刻冒出一股强烈的怒火:主上?我在你心目中只是一个下属而已。在他背后远远的地方,悄无声息的掠过一道黑影…

  果然不出星晨所料,当报纸以头版头条刊登出人头蛇身怪物耸人听闻的报道推出之后,杨淙和吴刚英立刻发现校门口多了一个人…一个身材瘦小长得有点象猴子,浑身邋遢,眼睛却炯炯有神的人。他紧张的向守在校门口的军警询问关于最近怪物传闻的事情,可想而知,他一无所获。两人看在眼里,这回吴刚英再也不敢这么莽撞了,他对杨淙道:你悄悄的把那个人引过来罢。

  杨淙于是乔装成一个卖报纸的,走到那人面前,热情的道:这位先生,你是要看那个怪物的传闻吗?我们报纸有,买一份看看吧。

  那个人摇摇头道:不要,报纸上的我都看过了。

  杨淙道:那去我们茶馆听听说书的吧,那里好多报纸上还没有来得及讲的呢。

  那人眼睛明显放出光来:真的?哪?我去。

  守在门口的军警丝毫没有看出破绽,以为杨淙就是一个专门拉生意的小贩,在不停的嘲笑着那个人傻,心甘情愿的被茶馆骗钱。于是那个人顺利的跟从杨淙来到了吴刚英的藏身之地。

  那人见杨淙把他领到一个极其偏僻,周围无房无人的田地,突然感觉到不对,猛地一下站住了脚:等等,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杨淙淡淡一笑:你不是要听说书吗?

  那个人颤抖地用手指指着她道:你…你是那个人派来杀我灭口的?

  吴刚英刚想现身,一听他这句话,又蹲下去了,杨淙对这句话茫然不解,她等了半天见吴刚英还没现身,不知道吴刚英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继续跟那个人周旋下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个人苦笑了一声,道:何苦还来跟我装傻呢?他都已经荣升校长了,我当早就劝告过他,叫他取消那个项目的,他不干,到头来怎么样?还是酿成现在这样的惨剧?她难道还能全身而退吗?他难道害死的人还不够多吗?他难道天真的以为杀掉我就能保全性命吗?

  校长?杨淙心里大吃一惊,可是她脸上仍然不:我们跟校长只有一面之缘,校长同志在事发之后已经不知去向,他现在应该自顾不暇,也没有空去理你们这些私人恩怨了。所以你大可以放一百个心。

  你们不是校长派来的?见杨淙说得这么斩钉截铁,气度从容,实在不象是骗他,那人疑惑了:那你们到底想对我干什么?

  杨淙道:你不是要来看说书的吗?

  那人道:是啊,可说书的在哪里呢?

  吴刚英猛地从草丛里面站起,吓了那人一大跳:你不就是个说书的吗?

  那人一愣道:什么?

  吴刚英道:死了多少人我不想重复了,刚才我们也跟你说了,校长同志早已竟不知去向了,他即便现在有心杀你,也没有时机动手了。都到了这个田地,你还不愿意披你知道的内容吗?还希望那个东西继续为所为的肆吗?

  那人脸色马上变了: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能披什么?我不过跟校长有点恩怨而已,这个我个人的**,你们无权指导。我对这件学校的事一无所知,你们找错人了!说完这句话后,那人决绝的依然掉头离去。

  站住!吴刚英猛地大吼一声,把杨淙也吓了一跳。吴刚英缓缓得道:我不相信你是这么冷血,这么没有人的人。曾经几十个工友惨死,你没有选择为他们申冤,而是远走他乡。你的良心已经背负上了一层沉重的枷锁。这个校园现在也已经被击垮了,因为几百条生命的血淋淋的消逝,你选择了沉默不出,甚至来凭吊痛心的举止都不敢有。你有苦说不出,因为你要维护一个你至亲至爱的人,因为你生怕她受到一点委屈。可是,如果我们告诉你,那个你一直默默关心着的人,那个你一直在远方祈祷着的人,其实早就死了,那么你还会希望把这些东西带到你的棺材里面,跟随你的尸体一起腐烂掉吗?

  你说什么?那个人气道:谁死了?

  吴刚英看向杨淙,杨淙会意,做了一个用手抚摸大腿,然后猛地用力向下一拉的动作。那人一见,脸色瞬间大变,指着吴刚英和杨淙颤音道:你…你们…突然身子往下一倒,吴刚英和杨淙赶紧来救时,早已脸色苍白,晕了过去。

  杨淙惊讶道:看来你说的全都戳到他痛处了。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的?

  吴刚英道:我都是猜的。我刚才细看他面相,骨骼正方,眉宽眼阔,心存正气,不是一个恶虚伪之徒,料想当年工友惨死和今大楼死亡之事对他良心一定冲击很大。但是他仍然可以坚持沉默。能超越兄弟之情和良心的,只有两种感情,爱情和亲情。星晨说过,校长的女儿在第九间课室建成的时候应该刚刚出生,如果他真的跟校长的女儿有什么关系的话,绝对不可能是爱情,那就只有是亲情了。你只有把他最后一个梦击碎了,没有了守护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再维护这个秘密了。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冤鬼路五步曲   下一章 ( → )
降头师妖杀地狱魔灵七月阴阳寮魅人间鬼吹灯II骨翠冥捕上古神迹龙祭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七章 冤鬼路五步曲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