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震撼众心
八王小说网
八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经典小说 两性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校园春色 春意武侠 伦理小说
八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 异路风情 时间: 2013-2-23 
第六十章震撼众心
  第六十章震撼众心

  合二十人地仙阶修为组成飞鹰阵气势摄人心魄,幻影闪动,阵内蓝色气劲如一道道利箭不断噬着我的神经,二十只蓝色雄鹰叫嚣着,舞动着二十双利爪,似乎要撕裂眼前的我。

  倐地,绕着我急速奔驰二十人中有十人腾空而起,迅速落在另外十人的肩膀上,单腿半曲独立,一腿搭在另一腿上,双手展开左右,一手是勾一手是掌,眼中光闪烁,很漂亮的一式雄鹰展翅,由二十人合起来使用,不但漂亮而且华丽,而两手上闪烁着一丝丝蓝色光芒除了好看,随时勾去敌手的魂魄。

  二十只叫嚣着的雄鹰配合二十人的动作做出了相应变化,两雄鹰互相配合,一上一下,一攻击,一防守,顿时,阵法的威力增加了一倍。

  局外人只看到阵法在不断的变化,并没有体会到变幻莫测的阵法产生的威力有多厉害,只能想象二十人二十鹰配合后产生的惊天动地威力。

  身在局中的我内心处于紧张状态,这二十人其中任何一人都较我身手高一些。一开始能将中年人打成元婴体,并不是说我的身手比他高,而是凭借九转塔将对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对方一开始怯场也是一个原因,再加上我在绝域的磨练,对中年人的打击力能承受的了。

  现在却与二十个与中年人相差不下的高手对持,而二十人在阵法的配合下产生相当于中年人四十倍的力量,可想而知,我在阵内的感受是如何滋味了。二十人在阵法配合下产生的压力几乎让我难以呼吸,更有二十只叫嚣的雄鹰虎视眈眈,随时攻击而来,增加了我心灵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却是无形的,难以捉摸。

  暗骂一声自己托大,身形动了,不能再等了,幻影连闪,在二十人没来得及分辨闪烁影子是什么,已经不见我的身影。

  而我疾速离开原地,想在动中寻找机会,只有急速闪动,对方一时间难以找到攻击目标,飞鹰阵法的威力一时间难以发挥出来。

  但这只是我单纯的想法,事实并非如此,随着我的闪动,琅元森一愣之后,随之做出相应措施,大喊一声道:“群鹰觅食。”

  二十随着身影闪烁,四人一组靠背围绕成一圈,二十立即分成五个组,琅元森一组在中间,其它四组分别在四周。每一组五人为小单位闪动,而五组又成为一个大单位互相配合。

  二十只雄鹰亦做出相应的变化,两只一组改成五只一组,和琅元森等人遥相呼应,配合默契,紧密结合。

  我闪动的身形一滞,在阵中**在二十人面前,无论怎么闪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以地仙阶的修为不用眼睛看,感觉也能感觉到我移动的身形,何况还有二十只雄鹰在侧监督。

  不待我做出反应,琅元森喊道:“雄鹰裂石,开!”

  二十只雄鹰立即张开利爪,扬声长鸣,接着扑向我而来,来势汹汹,四十只利爪争先恐后意撕裂我。

  我九天大印决一点,九转塔释放熊熊燃烧着的玄炎火,将二十只雄鹰罩在烈火中,与开始一样,气势汹汹的雄鹰在烈火中挣扎着,哀鸣着。

  在此同时,二十各自扬起右掌,蓝色光芒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击来,二十人的掌劲带着庞大的真元,带动着周围尘土一起卷向我,立时,尘土飞扬,天飞舞。

  上千人心中一紧,似乎知道我这下凶多吉少,二十个地仙阶高手合力的掌劲就是再厉害的高手也难以承受,更何况修为不高,仅凭法宝的威力的我。他们心中虽然对我的恐怖手段不以为然,此时此刻也不希望我失手在飞鹰山庄的人手中,内心暗自为我可惜。

  老村夫心急如焚,立即想到只有老鬼的能力能帮助我,对老鬼道:“小公子的情形好像不妙,你…你是小公子的朋友,能助小公子一臂之力吗?”

  老鬼这时候也不由皱着眉头,在场的人中他最清楚我的底细,了解也最多,看到合二十个地仙阶的高手掌劲击向我,心里暗惊,同时也在大骂不已,心想,小鬼又在玩什么花样,为什么不祭出空明箫?真是愚蠢之极,气死我了。听到老村夫又求自己帮忙,没好气道:“助一臂之力?你知道什么,这小鬼鬼心窍,有法宝不拿出来使用,对抗敌人,分明在玩什么花样,我怎么去帮助,你还是省省吧,不用担心这个狡诈小鬼,他比鬼都精灵,嘿嘿…”他话是这样说,心里也有些担心,不过,也不是很担心,只要小鬼死不了,受伤不要紧,自己会疗好他,让这小鬼吃些苦头也好,让他今后遇到危险,不会像今天这样粗心大意,哼,受伤最好,我就有借口出手了,小鬼一直在表现,那想到自己的师傅手的紧。想到这里,心里暗自得意。

  老村夫被老鬼的话唬的一愣一愣,心想,是吗,小公子真的有法宝没使用出来,可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刻,小公子为什么不使用出来,还有,这人说小公子在玩什么花样,真的假的?

  他心里很是狐疑,只能以焦急的心情继续等…

  耷伽四人的眼力不够,判断不出趋势的发展变化,但隐隐约约感到不安,耷伽的嘴辰闭的更紧,易腾时而地头,时而仰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睿智的眼睛含有很多的担忧,而卡冉撒对我充信心,怪叫道:“好看的小子,加油啊,我知道你行的,哈哈…”此时,气氛更加紧张,连老村夫也没有空理他,其他人更不理会他的怪叫,似乎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因为每一个人将心思放在打斗场上。

  其实老鬼不知道,我不是玩花样,是不得已,在二十人二十鹰配合,飞鹰阵发出的威势之下,我能闪动已经不错了,那如山般的压抑感让我寸步难行,几乎失去思考的机会,在我以九转塔罩住叫嚣的雄鹰时,二十人突然间出手,我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一扬手中的空明箫,九天神甲护体,运足真元硬扛了二十人的一击。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我顿时感到两眼发黑,内腑几乎挤到一起了,全身的骨头几乎散了架,一丝红色的体从我嘴角了出来。

  我知道自己在对方一击之下受伤不轻,这些人合力一掌本不是我能受得起,但身在阵内,并不因为受伤而逃避,反而更起我心中的怒火,为了救凤嫽大婶我不会罢手。这一击虽然厉害,但比绝域内的流星球的威力相比之下,还差一点儿。

  飞鹰山庄的人却精神大振,内心狂喜。和我战以来,首次占到上风,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尤其是在一旁观战的朴瑁护法,这时才放下一颗被吊在喉咙的心,知道自己不用亲自上场了,回去也有理由代,不然,今天单凭死了这么多手下,就无法向分院主代,现在他放心了,不由自主的抬手擦拭头上的冷汗,暗叫侥幸!

  阵内的二十人在一击之后,忍着内心莫名的欣喜,再次变换阵法,琅元森喊道:“群鹰碎石,破!”

  随着琅元森的喊声,二十人四人五组变为五人四组,将我围在中间,雄鹰来不及收回,继续在九转塔释放出的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中挣扎哀鸣,想再次给我一击。

  我冷哼一声,岂能给他们再留下攻击的机会,大印决一点空明箫凑出梵音曲。以老鬼的修为,在冷不防之下着道,这些人那能和老鬼比。

  二十人立即在梵音曲响起后,神色不由一愣,随之而来的深沉悠远,发人深思的梵音,如行云水般从他们的心田漾,让他们紧张的心情为之一阵舒畅,不由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宁静的气氛,如淙淙水过心田,洗掉心中长久以来堆积如山的**,让他们在恬静的花园中体会着苍穹缥缈的伟大,感受到自身是多么的渺小,回忆着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接受良心的谴责,期望在这发人深思的梵中悔过自新。

  局外人除了老鬼以外,其他人同样着道,在发人深思的梵音中回想着自己过去的一点一滴,每个人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有喜有怒,可见在梵音的魅力下不由自主的接受心灵谴责。

  二十人在梵音中前身形缓下来,心情平静和谐,不再有争强斗胜之心,忘记了这是对敌中,神游在梵音带来的美好幻境,沉其中,对身外之事不再理会。和我当在梵音阵中所受的感觉相差无己,不同的是,空明箫谱凑出的梵音曲的威力远远赶不上绝域内梵音阵的威力。

  但对我来说够了,争取的就是这一点点时间,在梵音对二十人起到作用后,我身影连闪,立掌为刀,刀气闪现,光芒吐,连连挥出。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二十人在接受良心的谴责中失去了生命,在气刀之下,身体被分割的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二十个元婴体在挣扎中被九转入内部,连带二十只雄鹰一起被入,而先前收的中年人元婴体已经被炼化成为魂魄。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感到很疲惫,知道自己连番的打斗真元耗损比较多,再加上二十人的一击受伤,所以才有现在的感觉。想到凤嫽大婶还在对方手中没有救出来,后面会遇到比现刚才这二十人修为还要高的高手,忙拿出两个九转金丹了下去,稍稍恢复了疲惫的身体,让真元在体内转动。

  片刻后,我收回空明箫,梵音随即停止谱奏。

  但是发人深省的梵音中的上千人到现在没有醒悟过了,继续神游在梵音带来的美好幻境,沉其中,对身外之事不再理会。也不知道梵音已经停止了。

  我看了一眼也不理会,望着左边飞鹰山庄的剩余的人,这些人神色变幻无常,脸上一个个冷汗直,可见平时坏事做尽,在梵音曲下后悔莫及,随之而来的良心谴责让他们心灵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所以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我暗自一咬牙,缓步走了过去,我就不相信在我的铁血手段下,他们不将凤嫽大婶出来。

  唯一在梵音曲下清醒的老鬼,高兴的两只眼睛快要眯起来了,他刚才本为我有些担心,大骂我不释放出法宝将这些打入地狱,后来见我祭出梵音曲,就知道这些人快活的日子到头了,果然不出所料,二十个人在沉浸在梵音曲中被我一一解决。但他也有失望,我没事他就不能亲自出马了,只好强忍着手,继续等待。

  此时见我缓步向飞鹰山庄的人走去,内心更乐,狂笑道:“小鬼,有你的,只是下手还不够干脆利落,有些拖拉,这不好,一定要改正过来,哈哈…”这老鬼还嫌我手段不够泼辣,真是魔君,魔十足,想到老鬼帮我按上什么九天魔神难听的名号,我就一肚子的气,老鬼这不是趁此机会将我他们的魔字号强加于我头上吗,有这号师傅我已经够烦恼了,又被我取了一个难听的名号,我后岂不是也成魔字号的人物了,我从内心排斥魔字号的人物,不然,我就不会和老鬼两人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但对老鬼我也无可奈何,只要老鬼不过于狂妄,我还忍受得了,停下前进的身形没好气的骂道:“改你的头,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吗,你给我取了那么一个难听的名号我还没找你算帐,等这件事结束我再和你慢慢算,哼!”老鬼对我的喊骂不以为意,本来他自己就是理亏的一方,对我所说的事后算帐的威胁根本不当回事,大不了打一场,那是他最乐意奉陪到底的美差,得意的笑道:“小鬼,不要一副兴师问罪的鬼脸摆给我看,嘿嘿…我也是为了你好,这可是你成名的机会,怎么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号,我可是好心。”

  我说老鬼先前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原来是这样,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按着老鬼安排好的路一步一个脚印踏了过去,什么为我好,我根本就讨厌这个名号,就算为我取名号就不能取一个好听一些的,想到以后自己永远甩不掉这个恐怖的名号,心火大盛,骂道:“老鬼,你少给我自作主张,我讨厌这个名号,要用你自己留着,我不会用的。”

  老鬼哈哈大笑道:“小鬼,你不用?晚了,上千人看到了你今天的恐怖手段,亲耳听到了你的名号,你不想要也不行,不是你能摆的。呃,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在场的上千人一起解决,我期待也支持,哈哈…”老鬼愈说愈不像话,我又不是杀人不眨眼杀人狂,干吗要把这些人都解决,何况我的能力能办到吗,这老鬼真是出了个好注意?一想到自己今后背上一个难听的名号甩也甩不开,丢也丢不掉,怒火中烧,想也不想朝着老鬼全力一掌,骂道:“没想到你这个可恶的老鬼一直在我,才让我今后背上一个魔的名号,你自己是魔也就罢了,连我也要拉到一起,你去死吧。”

  老鬼身影幻动,闪开我的掌劲,狂笑道:“小鬼,什么难听,我觉得很好啊,你不是还有神的一面吗,哈哈…想打架来啊,我手的紧,不过,我劝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打架吗…我随时随地奉陪到底。”

  经过老鬼的提醒我将再次拍出去的掌劲收回,是呀,眼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那有时间和老鬼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想到这里瞪了一眼老鬼,冷哼一声再次向飞鹰山庄的人走去。

  老鬼的狂笑声惊醒了沉在梵中的众人,从神色很茫然看出,虽然有些醒悟,但还没完全回过神,当看清楚地仙阶的二十个高手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猛然一惊,出了一声冷汗,这才完全清醒,也想象的出这二十个人就是和他们一样惑在魔音中被我一一杀死,内心骇然,如果我的对手是他们,那躺在地上的尸体不就是他们自己,愈想愈惊,愈想愈骇然。

  后来听到我说老鬼是魔字号,他们想不出修真界有这么一位魔字号人物,当听到老鬼建议将在场的人一一解决,背上冷汗直,看了我先前的手段,相信我会这么做。想到他们刚才惑在魔音中,如果我要下手不是难事,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看情形我是不想迁怒到飞鹰山庄以外的人,这才放下心来。

  而老村夫见我没事,内心极为兴奋,但搞不清楚我和老鬼的关系,明明两人是在一起,怎么一下子像仇人似的,但又觉得不像,很惑不解我们两人的关系。

  飞鹰山庄的人却内心不好过了,特别是朴瑁护法,他差一点儿被吓的魂飞魄散,周全的计划就在梵音中惊醒后发现破灭了,也知道下一个轮到他出场,身边的门人都是不入够不上档次,能派上用场的护法已经死了。

  但他发现了一个可以对付我的招数,那就是不用法宝,直接用剑格斗,他清醒的认识到,我一直是凭借着法宝的威力无往不胜,修为和他相比还有一段距离,唯一担心的是我会不会按照他的想法行事,但知道使用法宝无法讨好,只有冒险,所以,看我缓步向他们走来,下内心的惊骇,拔出后背的一把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大剑,遥遥指向我,阴沉的脸色更可怖。

  我内心冷笑不已,已经猜测到对方的目的,欺我修为不够,想舍法宝而用剑,哼,那就让试试看,想到这里我从戒指内拿出一把仙剑,真元通过仙剑,仙剑立即金光闪闪,光芒四,释放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老鬼以为我还是使用法宝,没想到我拿出剑想斗对方,内心暗骂不已,明明知道自己修为不如对方却舍法宝用剑,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一定跳起来漫山遍野发一通。但也知道现在劝说我不会听他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对方,黑着脸不说话。

  朴瑁护法见我托大拿出剑,内心立喜,他恐惧的是我的法宝,我不用法宝他就放心了,相信斗剑他不会输给我,心怯一去,精神焕发,眼中光闪烁,阴沉的脸色布上一层喜

  在对方的等待中,我一扬手中仙剑,真元突运,剑气劈波斩向对方头顶,身形连闪,变换方位,口里喊道:“接我一招,开天辟地。”

  这是《九天仙鉴》内的剑法,自从被九天阿姨总结出来以后,首次亮相,因为用不到,我没有传授给炎龙九队,更没有传授给梁成他们。在我想来,现在是高科技时代,冷兵器不实用,我自己只是记在头脑中,也没有认真修炼过,今天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朴瑁没想到以我的修为能发出具有人心魄的一剑,而看似简单的一剑,却含有好几个变化,自己格挡不是,闪避也不是,这种剑法大违常理,其风格他从没有见过,不得已斜身移动,随即反攻一剑,剑气突现,光芒疾向我来。

  我知道对方的剑气不是自己能够招架的住,左脚横跨一步,右脚叉步,身形下挫,对方的剑气从身边擦过,冷涩的气劲刺身,极为不舒服。

  我暗皱眉头,不等对方再次释放剑气,身体顺势翻动,手中的仙剑由下向前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剑气从地面划过,卷向对方,地面被剑气划破一道丈余深的裂

  朴瑁不愧是护法级别的高手,知道我的剑法很怪,手中的剑不是凡品,突发的剑气也不是他手中的剑所能抵抗,立即缩短两人间的距离近身搏击。

  但是我烦了,不想再和他纠下去,待朴瑁接近过来,两人身影闪动间,两剑接触了,嚓!对方的剑在仙剑下断为两截。

  在朴瑁一愣间,我一掌疾速拍在他的口,然后九转塔罩向所有的飞鹰门徒,九转塔释放出蓝色的光芒,将所有飞鹰门徒包围起来,随即祭出空明箫在上空。

  朴瑁在冷不防中被我一掌击中,来不及做出相应措施的便被九转塔罩住,心里惊骇,想祭出雄鹰法宝,但刚才当一掌之下已然受伤,再看到我祭出空明箫,脸色立即如死灰,心中一怯,再也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我并没有谱奏出梵音曲,而是向九转塔一点,九转塔突然间释放出骇人的声音,雷声吼叫,玄炎火,寒冰之气狂舞,紧接着被入的魂魄发出惨叫声。;

  在冰火雷三决的炼熬下,魂魄发出的惨叫声让每一个在场的人头皮发麻,内心骇然,骇人听闻的惨叫声听在耳中如在鬼域,胆量小的人已经闭上眼睛,双手捂盖住耳朵,这样才好一些。

  身在九转塔包围中的飞鹰门徒内心更是骇然,他们一向飞扬跋扈,横行霸道,以整人为乐,也见识过飞鹰山庄惨不忍睹的刑罚,几曾想到有这种骇人听闻的刑罚,也包括朴瑁护法。

  我见到目的已经达到,冷声道:“说,人在那里?”

  所有的飞鹰门徒虽然惊骇不已,提到飞鹰山庄的秘密,在长久的积威之下,想也不想往朴瑁护法望去,意思是等待朴瑁护法决定。

  我暗皱眉头,想不到飞鹰山庄的对门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这个时候还能顾及到身外的东西,也望向朴瑁。

  朴瑁脸色青不定,显然内心顾虑重重,一时间难以决定。

  我也不在期望他们能说出来,身影闪动,双掌连挥,飞鹰门徒在惨叫声中,魂魄一个个别入九转塔内。

  朴瑁没想到我有突然的行动,来不及阻止,狂喊道:“住手…住手…你这个魔鬼,快住手…”

  但是他喊叫的晚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我冷笑道:“告诉你,没有人敢抓我的人,即使你飞鹰山庄也不行,我就不相信除了你们就没有知道飞鹰山庄在那里,没有你们这些废物我一样能找到飞鹰山庄。如果,我凤嫽大婶有三长两短或者任何伤害,那就你们飞鹰山庄连拔起的时候,现在你说…还是不说?”

  朴瑁被我的一席话震惊的瞠目结舌,他没想到有人敢狂妄的声言连拔起飞鹰山庄,但想到我的手段,也深信我会这么做,而我说一是一,绝不食言,他心里还在犹豫不决,说了,自己就要手到飞鹰山庄的制裁,飞鹰山庄对待门人手段决不下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说,灾难会马上降临到自己头上,左右为难。

  我知道从朴瑁口中得知凤嫽大婶的消息很难,急于救人不想在耗下去,大印决一点,喊道:“好,既然你致死悟,一心一意为飞鹰山庄着想,我成全你,执我法则,冰活雷…”

  上千人被我血腥手段惊骇的面无人,早将放在我身上的各种想法放弃了,觉得离开我愈远愈好,我的恐怖手段将是他们这一生的难忘的噩梦。

  但并是每一个人这么想,也有例外,想主持公道的人大有人在,现在就有两人看不过眼跳了出来,两人都是中年人,一个一脸的温和,一看就知道自以为是的糊涂虫,老好人。另一个浓眉大眼,破有气势。

  看到我要将飞鹰山庄最后一个人也要致死,看不过眼,正义感突发,两人同时腾空而起向我这个方向扑来,喊叫道:“九天血魔神,手下留人。” wWW.bAwAng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魔仙劫炎黄战史之嗜强者领域天风再起(天偿夙今生暗黑传说邪仙行天录始皇天下科魔传奇逍遥大陆之少
八王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提供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八王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六十章震撼众心 现代修真史 八王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